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逃跑的惩罚(掐着rutou走绳绳结虐阴蒂挨鞭子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逃跑的惩罚(掐着rutou走绳绳结虐阴蒂挨鞭子

逃跑的惩罚(掐着rutou走绳绳结虐阴蒂挨鞭子

    在将要陷入昏迷的时候,林叶想着:“逃跑被抓,而且还对着柏寒远叫嚣,自己会被杀掉吗”

    不过经过这长久的凌辱,干干脆脆的死去对她来说,好像也不是难以接受的事了。不用每天被三个异族yin虐,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调教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渴望粗暴扭曲的性爱。

    亦或是,选择妥协?就这么堕落下去,撅着屁股伺候好那三个怪物,柏寒远和贺川的态度她看不透,但城主大概会好好护着她。

    城主其实很好,最近对她很纵容,除了在床上,几乎称得上百依百顺。

    不!如若不是这三个异族联合系统耍手段把她扣押下来,她早就回到现实世界了,又怎么会遭遇这一切。

    她怎么能被罪魁祸首的小恩小惠迷惑,莫非脑子真被cao坏了吗!?

    林叶突然清醒,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环顾四周。

    她又回到了城堡的主卧,那三人都在,城主坐在她身旁低头看着她,柏老师在落地窗前静静凝视着窗外。贺川窝在一边的椅子上监视攻略者在副本里的动态。

    听到这里的动静,三人齐齐将目光投过来,林叶感到一阵压迫感,不自觉低头躲避。

    这顿罚…是逃不过去了。

    “脱”,城主还是怒意未消,冷硬地丢下一个字。

    林叶不敢有迟疑,开始解扣子。她能感觉到三道极强的视线正落在她身上,但是没人说话,整个屋子落针可闻,只有衣物摩擦的窣窣声。

    女孩利落地把衣服脱光,听到三人还是不说话,犹豫了一下摆出了标准的跪姿。

    柏寒远扫视着眼前的人,她垂着头,散落的黑发挡住了表情。但他能想象到这个女人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表面上低眉顺目,但其实眼里都是抗拒和不甘”,而他最恨她这一点。

    所以才要调教,把林叶彻底调教成一只sao母狗,她就彻底属于他了。

    一对奶子挺在胸前,因为之前被他用鞋底狠狠踩过一顿,现在还是通红一片。两个大奶头挺着,肿得葡萄一样。

    他好像很久没这么清晰地看这对奶子了,因为平日里它不是被cao得左摇右晃,就是被巴掌扇得乱飞。再往下是她平坦的小腹,翘起的阴蒂,两个roudong和一个布满巴掌印的红屁股。

    “趴着,屁股撅起来,给主人们好好看看母狗的红屁股”,他发出指令。林叶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乖乖趴在床上,撅起屁股给三个人看。

    两个屁股蛋肿得快透明,上面还能清晰地看到两三个大手印。

    “嗤,小叶子真是的,肿着屁股就往外跑,不怕你真的跑出去了,被人发现你被男人抽烂的屁股?”

    “以后给她套个开裆裤,好好晾晾她的贱屁股,看她有没有脸面往外跑”,柏寒远说着,手掌作势就要往上呼。

    林叶本就担心再被打一顿,一直紧张着,现在听着后面传来的声音,更是怕得臀rou乱颤。可能是她这幅yin贱的样子取悦了柏老师,他没真的下手,而是让她爬起来看看房间有什么变化。

    一条麻绳两端固定在墙上,斜跨房间,高度大概是到她的胯部。林叶直觉不妙,但又不明白这个要怎么折磨人。

    “小叶子跨上去,给我们表演个走绳,就原谅你啦”,贺川从后方环住她,轻吻着她的脖颈。

    “只是走一圈吗…”

    林叶怀着忐忑的心情爬起身,近一看才发现麻绳表面很粗糙,而且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凸起的绳结。她腿有点打颤,她大概明白这东西的厉害了,果然不该以为他们能轻易饶了自己。

    这边她还在犹豫,柏寒远已经在一旁挑选了条趁手的软鞭。

    鞭子破空而下,落在皮肤上发出响亮的“噼啪”声。他恶趣味地抽在了林叶本就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只见林叶哀嚎一声,捂着屁股后撤,那样子滑稽又下贱。

    “拖延,挨鞭子。走得慢,挨鞭子。不许挡不许躲,不然直接把你吊起来抽”,柏老师摩挲着鞭柄,竟然罕见地露出了一丝笑意,“当然,这次我特意允许你哭叫,你这次绝对忍不住,我不为难你”

    林叶只能硬着头皮跨上麻绳,“呃啊…”,那感觉比她想象得更难受,麻绳表面很粗糙,突起的毛刺扎着她娇嫩的阴部,尤其是她已经被调教得敏感无比的阴蒂,更是无法忍受这种折磨。

    她踮着脚想缓解一下痛楚,柏寒远早就预料到了,他随手一挥,“不许踮脚,快走”,鞭子落在了她脚边的地毯上,微微气流掠过她的皮肤,激起一阵战栗。

    那鞭子落到身上一定是要见血的,她也只能认命地往前走。

    “小叶子奶头sao的很,自己一边掐一边走,多流点yin水润滑,不然…”,贺川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只露出了个难以捉摸的笑。

    不过林叶也无暇去想,下体的刺痛已经占据了她全部的大脑。细白的手指轻触嫣红的rutou,她哼唧了几声,开始用手指揉搓起两个奶头来。回想着三人曾经的手法,又拧又弹,还用两根手指夹着rutou往斜上方扯,直扯得奶头拉成小rou柱,rufang也成了锥形。她又大着胆子试着用指甲刮擦过rutou顶端,“嗯…”,林叶的表情有些迷醉,最后直接用指甲掐向奶孔,浪叫一声,下身就喷出一股yin水来。

    “sao逼,还玩得挺高兴,一会有得她哭的”,城主脸色不佳,小声骂了一句。

    下体很快开始分泌大量液体,yin水把麻绳浸润,确实是好走很多,不再刺痛难耐,但嫩rou依旧是被磨得又热又麻。

    很快她遇到了第一个绳结,看见了柏老师抬手要挥鞭子,她只能是咬牙向前走。

    粗大的绳结先碾过她肿大的肥阴蒂,硬挺的小rou柱被挤压成薄片贴在绳结上,又随着她行走的动作,被从头到尾磨了一遍。

    “啊…哈…被绳子cao进去了cao进去了”,好不容易把阴蒂解放出来,大绳结又滑进了她的xiaoxue里,毛刺扎着她的xuerou,调教好的xue口反而不知廉耻地吸吮得更欢。

    她继续往前走,但xue里的绳结却扯着逼rou往后拽。她想踮踮脚让绳结滑出来,又想起柏老师手里的鞭子,只能强拉硬扯往前挪。

    绳结把xue口扯的变形,“嗯…”她再次发力,硬是把绳结拽了出来,xue口骤然回弹,震得逼rou都抖了三抖。

    这刺激使林叶达到了个小高潮,浑身的肌rou颤抖着,两眼上翻,舌头外吐,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

    这才一个绳结就搞成这样了,看来这些日子的调教还是很有效果。柏寒远挑挑眉,冲着那一对甩来甩去的奶球就是一鞭子,鞭痕不偏不倚地划过两个奶头。把在原地发sao的母狗送上了另一个高潮。

    “啊!奶头…奶头要被抽烂了!”林叶一个激灵,又一股yin水涌了出来,顺着大腿根往下流,在脚下积了一小滩水洼。

    “被绳子cao得shuangsi了吧,母狗。罚你可不是让你在这里爽上天的。继续走”,柏老师不打算给她休息的时间,语带威胁,作势又要挥鞭。

    林叶腿肚子直打颤,看着前面不知多少个绳结。只能像是不听话的母马一样,一边被抽一边走,流了一路的逼水。

    等走到尽头,也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只觉得下身一片火辣,满身都是鞭子抽出的红痕,屁股和奶子更是被重点照顾过,鞭痕交错,肿得不成样子。

    她的小脸被汗水和眼泪糊得一塌糊涂,却还要勉强扯出个扭曲的笑容,一边喘息一边讨好地说:“主人们…爸爸们…贱狗走完了,贱狗可以下去了吗?”

    “小叶子,我们有说过,走一圈就够了吗?

    怎么也得是我们再领着你走上三圈,才有参与感,

    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