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服软,母狗的yin逼只给主人们cao(脚虐乳羞辱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服软,母狗的yin逼只给主人们cao(脚虐乳羞辱

服软,母狗的yin逼只给主人们cao(脚虐乳羞辱

    “小叶子想当在大街上乱爬的卖逼婊子”

    “是不是嘛~”

    镇长还在继续逼问,他修长的手指伸进女孩的嘴里色情地搅动,仿佛真有陌生男人的脏jiba伸进了她的嘴里戳弄。

    之后又用两根手指夹着她红艳的舌头向外扯,要她保持母狗吐舌的样子。

    舌头被夹住,地上的林叶只能不断地摇头,拒绝的话全变成了呜呜唉唉的哼唧。

    被这三个人调教成了母狗,已经毁了她,但她对回到现实、继续正常生活的渴望还能支撑着她忍辱负重下去。

    毕竟只是三个怪物,而且永远只存在于游戏世界,她回归现实后完全可以将这一切当做一场噩梦。

    但如果是真的被丢到副本里被同类轮jian,被大街上可能随时会撞见的男人像妓女一样对待,被像狗一样侮辱打骂,她会彻底绝望的。

    “主人…贺川哥…哥哥…”她变换着称呼,这都是往日在床上,镇长喜欢听见的称呼。

    “母狗是主人们的,母狗yin逼只给主人们cao,屁眼和贱嘴也只想吃主人们的大jiba”

    “母狗的贱屁股和奶子也是,只想让主人们扇和掐…啊!”

    林叶本来捧起自己饱满的胸部,摇着屁股,正对贺川表着忠心,却突然被一旁的柏寒远一脚踢翻,仰面躺倒在地上。

    柏寒远一脚踩停她还在弹动的奶子,用力碾着。

    隔着粗糙的衣服,林叶被调教得无比敏感的奶头早就不知羞耻地翘了起来,还被卡进了鞋底的花纹,随着鞋底的碾动被东扯西扯。

    她为了减轻痛感,只能顺着柏老师扭动着身子,倒像是在主动追着皮鞋求虐一样。

    她听见贺川嗤笑了一声,仿佛是在嘲笑她的下贱。

    这时候,柏寒远缓缓开口,脚下的动作不停,更用力了几分。林叶只觉得两个奶子快被踩爆。

    “你刚刚说,你想…你喜欢…”

    他眉头一拧,抱着双臂,居高临下地看着林叶,施舍般开口:

    “什么时候,你的意见也重要了?你好像并没有摆清自己的位置”

    说着,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眸色一沉,又继续开口

    “在副本里,你也算我的学生,既然你叫我一声柏老师,我也就再教你一堂课”

    “你好像以为自己还是呼风唤雨的大英雄,但很可惜,林同学,你现在只是我们身下养着的,想cao就能cao的一条狗”

    主人们想对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把你丢到副本里做妓女,你也得跪下来磕头谢恩。谢谢主人们给你这个欠cao的贱婊子安排了个好去处。”

    他终于把脚从林叶胸口抬起,转而用光洁的鞋面轻踢她的脸。

    好像是老师提醒学生回神一样

    “这次有听懂吗?林同学”

    仿佛是在回应很久之前的一句话

    “柏老师,我没听懂啊,您能在讲一次吗”

    这是当时林叶通关槐都高校时的事情了。

    当时副本出口已经开启,校园大门被她炸出了一个大口子,不少学生蠢蠢欲动准备跑出去,实际上也确实有不少人成功了。

    暴怒的柏寒远站在一片狼藉的cao场中央,又对她无可奈何。

    她笑的张狂,甩下这一句挑衅的话,就转身离开了副本。她的追随者爆发出一阵阵欢呼之后也随之离开了。

    只剩下柏老师还站在原地,神色晦暗不明,仿佛酝酿着一场风暴。

    “林叶,我的好学生…”,他一遍遍低声重复着,每次念到“林叶”二字时,都会格外缓慢沉重,仿佛是把这两个字在唇齿间咀嚼了无数遍。

    也仿佛是要把这个人嚼碎吞下,连渣滓都不留。

    林叶又回忆起自己当时意气风发的模样,可惜却在即将登顶拥有一切的时候,从云端跌落,失去了全部,还沦落成三个怪物的宠物奴隶,连身体都在日复一日的调教下变得yin荡下贱。

    她能感受到身下微微的湿意,她流水了,被人踩了奶子、虐了奶头,又被轻贱辱骂,她的身体竟然可耻的兴奋了。

    这样的她,就算有一天逃了出去,回到了现实,又能怎么样呢…

    柏寒远没给她留太多时间回忆,直接俯身掐着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来我的槐都高校,重温一下旧梦吧。

    不过大英雄,现在你可不配被前呼后拥了

    现在的你,只配被绑在男厕所里当公用小便池”

    “我会把你扒光了,两条腿绑成m型,就大敞着逼口挂到墙上,脖子上再给你挂个牌子  ,你觉得写什么好?”

    看林叶不出声,柏寒远抬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不说?可以,我帮你写,毕竟你是我的好学生”

    “好学生”三个字他咬得极重

    “就写,爱喝尿的贱货母狗,求大jiba爸爸们光顾”

    “”一定会有很多人人来照顾生意的  对吧?”

    “到时候下了课,厕所里被男学生挤的满满,都是慕名来宠幸你这个小便池的。

    他们先会给你的三个sao洞都好好通通

    热气腾腾的脏jiba围着你,大的小的、长的短的都有,有的干进你的嘴里,有的插你的sao逼,有的干你的屁眼。剩下的对着你打飞机

    一边干你一遍打你,抽你的狗脸,扇的你的奶子乱飞

    等射的你满身jingye,三个洞合都合不拢,只能咕噜咕噜冒着白浆的时候

    他们就比赛往你的洞里尿尿,嘴、逼、屁眼,比谁尿的准

    有尿不准的,怪你的洞太小,一脚踹过去,把你的sao豆子卡进鞋底里碾,踩的你不断浪叫高潮。

    之后他们再把脚踹到你被人扇肿的狗脸上,让你给他们鞋底舔干净。

    小便池也要冲水是吧?

    那就把你两个肿贱奶头用绳子栓起来,吊起来。

    反正一虐你那两个奶头,你贱逼就哗啦啦喷水。

    以后谁想冲水,就狠狠扯你的奶头,你的逼水就涌出来了,正好当冲水键。

    尿的多了,成了个脏逼,就没人cao你了

    大英雄真成了小便池,他们嫌你又sao又臭,只远远地对你撒尿,故意对着头,淋得你一头一脸都是尿水。

    等晚上,保洁阿姨来了,看着一地狼籍,拽着头发把你扯下来

    用拖把把你的头按在地上,脸按进尿里,逼你把尿全舔干净

    是不是shuangsi了?林同学?

    大英雄?

    “柏寒远!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

    林叶彻底崩溃,那些描述让她彻底丧失理智,如果以那种姿态苟活,倒不如现在就去死。

    城主在一旁看得焦急,他之前本就想插手,但被贺川拦了一下。

    现在看林叶崩溃,他无视了贺川的阻拦,直接大步上前,一个手刀劈昏了情绪激动的林叶。

    他轻轻扶住女孩的肩膀,半蹲下来揽过她的上半身,让她软软地靠在自己胸前。

    柏老师已经被他气笑了,嘲讽开口

    “都是你娇惯的,自从你上了心,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

    这sao货要是一直在我手里,她哪里敢逃跑,我罚得她这辈子连逃跑的心思都不敢动。”

    “一条用来泄欲的贱狗罢了,要多少有多少,我什么时候上了心?我哪次没打哪次没骂?”

    城主下意识反驳,但是手臂还是牢牢环着怀里的林叶,倒显得他的反驳有些无力。

    柏老师一脸痛苦地撑着额头,快要被气得背过气去

    “你之前对她是什么态度,现在又是什么态度,当我们都是傻子吗?你最近哪次下过狠手,

    这贱狗冲你摇摇尾巴,叫几声“丹先生,好老公”,你就什么都忘了

    你不知道这贱逼嘴里几句真话几句假话,最近的顺从乖巧全是装的。

    你指望你那些小恩小惠能留下她?你信不信现在把她的那些力量还给她,她立马能拿刀把我们三个挨个活剐了!”

    性格暴躁的城主被戳破心事,难得没有反驳,只是愣在原地。之前他哪怕是毫不占理,也要用拳头占个上风。这样的沉默对他来说,也确实是难得一见了。

    关键时候还是贺川打了圆场

    “不觉得这样也不错吗,至少她现在每天都想着怎么剐了我们。

    别忘了她之前对我们是什么态度。我们在她眼里不过是恶心的怪物和大量积分,和其他副本boss没有任何区别。

    现在多好,她被我们调教得sao浪无比,再也接受不了正常的性爱,别人无法满足她,她的身体再也离不开我们。

    就这么一直纠缠下去,也挺不错的,对吗?

    丹哥?寒远?”

    久久没听到两个人的回应,他无所谓地耸耸肩,当默认喽。

    “走啦,给我们的小宝贝小叶子布置刑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