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30.她只想吻他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30.她只想吻他

30.她只想吻他

    

30.她只想吻他



    临高不像一中、二中那种普通高中学习抓得那么紧,能进临高的要成绩不错,还要家里有点实力。

    所以临高新加了晚自习,大家都挺诧异。当然,更多的是骂校方脑子有坑。

    -萱萱小公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病吧有病吧有病吧!!!

    -{``╲_/莪礻伱dad?}:哈哈哈我觉得挺好的。

    -萱萱小公主:我在你班外边,你人呢?

    顾萱在乔可右前方坐着,等值班老师走了开始炸全卓。全卓不信,在顾萱半真半假编撰下,老实交代出自己心在教室,身在网吧。

    意料之中,全卓不可能这么听话上第一个晚自习。顾萱把手拢在嘴边,转头用气声问:“可可,走不?”

    她头往教室外边一甩,乔可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点点头,起身就走。

    在她刚离开凳子时,陆祈元问她:“去哪?”

    “厕所。”乔可面不改色地走出教室,拐向和厕所截然不同的方向。

    其实没必要对陆祈元撒谎,但她知道,不管她说逃课或者去网吧,陆祈元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跟她一起逃。

    她不在乎,但是陆祈元这种人,以前没有逃过课吧?

    乔可抓牢铁栅栏上的尖刺,蹬住水泥柱突出的地方,胳膊腿同时用力,轻松翻上一人高的水泥柱。

    再轻巧一跃,翻过了围墙。

    她和顾萱到网吧时,这所网吧几乎满员,全是逃了晚自习的临高学生,甚至里面还有些熟面孔。

    跟丁成彬和他女朋友打过招呼,乔可挑了一个机子,坐下后完玩了两把斗地主,心里莫名烦躁。

    不是生气,是说不清的躁动不安。

    她迫切地想做点什么,但又不知道对什么迫切,只能任凭这股烦乱越生越旺,找不到源头,更找不到归处。

    很矛盾,却很折磨人。

    乔可重重叹了口气,跌进椅背里,周围的人都戴着耳机,没人在意她的叹息。她无意间瞟到斜对面,丁成彬的小女友正靠在他肩膀上,捂着嘴笑说着话。

    丁成彬笑着低头回了她一句什么,他小女友立刻红了脸,往他怀里拱的同时,害羞地举着拳头捶他胸口。

    拳头软绵绵的,像是调情,捶地丁成彬嘴都要咧到耳朵了。

    乔可目不转睛看着。

    下一刻,她的眼睛霍然睁大,眼珠子像要瞪出来。

    丁成彬侧过头,对着他女朋友的嘴唇亲了下去,他女朋友微扬着头,脸红彤彤的。随着亲吻时间的推移,她的喉咙大口吞咽着。

    两人脸上是浓情蜜意,分明在享受。

    乔可嘴巴微张,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脑海中有个念头破土而出。她猛地站起来,椅子撞上墙壁,发出咚地一声响。

    顾萱摘下耳机,愕然道:“可可,你怎么了?”

    乔可心慌意乱,急需要一个口子宣泄,此刻的网吧不但不能满足她的需求,似乎还加重了荒草蔓延。

    “这里太闷了,我出去走走。”

    晚上八点的市郊,车辆少得可怜。乔可沿着绿化带往前,一阵风吹过,她的额发飞起又落下,脑子总算清醒了些。

    乔可很懒,但并不代表她做事情拖泥带水。相反,一旦确定了目标,她就不会再有一丝犹豫,哪怕她错了,也会先达成这个目标再说。

    毕竟,验证某件事对错的最好方式,就是你真正做到它的那一刻。

    乔可越上石柱,单膝蹲下寻找着地上平坦的落脚点。

    “你不是说去厕所吗?”

    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她的心随之一颤,乔可僵硬回头。

    本该呆在教室的陆祈元,出现在校外,正在栅栏外昂着头看她,脸上带着被人欺骗后的恼意。

    人在这里,乔可反而不急了。她转过身在石柱顶端坐下,曲着一条腿,剩下那条在他眼前晃晃悠悠。

    “骗你的。”

    陆祈元呼吸一滞,哪有人撒谎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围墙里不时有保安巡逻,射灯的光从乔可的脸侧掠过,陆祈元伸出手,做出接她的动作,“下来。”

    乔可眼角弯起,没有动,“陆祈元,你是第一次逃课吧?”

    陆祈元不置可否,依旧保持着接人的动作。乔可手掌撑了下石柱,向前跳下去,落下后被陆祈元精准地扶住手臂。

    乔可站直以后,和陆祈元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只小臂,这次换她昂首看他。

    “为什么逃课?”乔可问他,语气里没有寻求答案的迷茫,反像是已经知晓答案的逗弄。

    陆祈元看向她的眼睛,“你为什么逃课?”

    没有如她的意,乔可蹙了下眉心,耐着性子答:“我是因为不想上晚自习,你呢?”

    陆祈元:“我也……”

    他话没有说完,因为嘴被人堵住了。

    乔可的手指,插进陆祈元后脑勺细软的头发里,用力把他的头往下掰,张口咬住他的下唇,短暂咬过后又卸下所有狠劲,安抚般舔了一下。

    做了一晚上都在想的事,乔可心里的躁意像是找到了出口,争先恐后地喷涌而出。

    陆祈元的身体僵直,一会儿后回抱住她。

    力道之大,她差点喘不过气。

    她确定了,她的心在砰砰狂跳,她的舌头伸进对方的口腔,把他的津液吞吃入腹,没有丝毫恶心和不适,有的是上瘾般的掠夺。

    她确定了,她喜欢陆祈元。

    起码在这一刻,她只想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