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16.不想负责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16.不想负责

16.不想负责

    

16.不想负责



    乔可是被饿醒的,胃里空空荡荡,像是逃荒已久又咽了一块石头下去,火辣辣地疼。

    乔可动了一下身体,全身麻木的神经开始敏感。肌rou酸疼沉重的感觉险些让她哭出来。

    好疼……

    大腿挪一下,腿心就一抽一抽的疼。后腰两侧像断了似的,被子擦过破损的rutou,她努力了半天又躺回去。

    脖子下的手臂让她一愣。

    她转了方向,看见一张24K高清的脸庞,外加一个裸体男高。并且她也全身光裸,被他另一只手圈住腰身,搂在怀里。

    她再转头,这里是一间陌生的房间,昨晚疯狂放纵的记忆回来些许。乔可更加沉默。

    第一次足够青涩,也足够疯狂。细细回想,忽视掉撑涨的疼痛,每一次快感袭来的滋味确实销魂蚀骨,让人回味无穷。酒色误人,昨晚只顾着纵欲,忘了后续的事,但要让她负责……负责?

    这两个字蹦出来,吓了乔可一跳。

    负责要怎么负?

    结婚?

    乔可一头冷汗,酒精果真不是好东西。没等她继续想明白,腰间的手臂动了动,她赶忙躺下装成熟睡的样子。

    陆祈元翻了个身,几秒后睁开了眼睛,手臂用力把乔可拉过来,一个早安吻后,他起身找衣服。

    乔可睁开一只眼偷偷瞄他,却看见陆祈元的背上一道道抓痕,想到这些红痕怎么来的,她少不得一阵耳热。

    陆祈元穿上衣服,出去后没忘记把门关上。

    乔可等了两分钟,他没再回来。她一骨碌坐起来,也顾不上酸软的身体,爬起来翻找衣服。

    大床上一片狼藉,床单皱皱巴巴,只铺了一半,衣服东一件西一件。好不容易从床底下找到,她提起来一看。

    不能穿了,甚至还湿着,汗味酒味混在一起堪比下水道。

    乔可在陆祈元衣柜里翻找半天,找到一件短款的外套和一件瘦点的工装裤,压在衣柜最低下,应该是不要了。

    把裤腿塞进靴子里,衣服敞着,再坨点背,这样就看不到没穿内衣了。出门前乔可又拿了一顶棒球帽,趁陆祈元在厨房忙活的功夫,做贼一样溜之大吉。

    乔可一路走一路不习惯,把头发不停往胸前拨,生怕别人发现什么。等会到家她脱衣服洗澡时发现,她内裤也没穿……

    陆祈元做了些清粥小菜,速度快且饿得久了不宜吃太油腻的东西。

    他推开卧室门,床上空无一人,看了一眼浴室,也是空空如也。唯独留有欢爱痕迹的房间提醒他:乔可在跟他做了一晚的第二天,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什么意思,显而易见。

    但他还是打开手机,给置顶的聊天框发了一句:到家了吗?

    乔可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照镜子。镜子里的她,头发脏得打结,脸色苍白憔悴,黑眼圈深得发黑,脖子一圈都是草莓印。

    往下……每一块儿皮上的痕迹,她都能想象出来陆祈元在怎样cao她、摸她,尤其是腰上发青的手印。

    这是用了多大的劲儿,是真想cao死她吧?

    乔可有些后怕,缩了下xiaoxue,肿胀的yinchun一阵麻,她伸手覆住阴户轻揉,嘶嘶吸着凉气。

    消息不回了,就这么着吧。时间一长,是个人都会识趣不再联系。上过床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难道做一次就该不离不弃,爱得死去活来了?

    没有这种道理。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乔可把下巴沉进浴缸里,如是想着。

    她不想结婚,也不想谈恋爱,更不要陆祈元负责。下一次见面,陆祈元完全可以把她当成一个陌生人。他还是那个乖学霸,她也还是那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本来就该没有交集。

    假期只剩下十几天,乔可每天窝在床上,不是玩游戏就是睡觉,日子过得昼夜颠倒。

    顾萱问起那晚的事,乔可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一番糊弄,顾萱也不再问。而陆祈元,接连几天发消息,都没收到她的回复,慢慢也不再发。

    乔可乐得清闲,安心做起缩头乌龟。她偶尔会生出几分心虚,但想到她一个多星期腰才恢复正常,就立马打消这个念头。

    心疼男人干什么,她应该多心疼心疼自己的老腰。

    临近开学,胖妞在班级群里发了一个文理分科的表格,乔可果断填了文科。她不经意瞄到第一名的名字后,跟了理科两个字。

    乔可放下心,再没管什么文理。

    离开学还剩三天时,乔媛回来了。乔媛天天下厨,还给乔可补过了生日,更妙得是,她看出乔可和乔逸勇的不对付,半劝半赶着乔逸勇去找厂里管住宿的工作,乔逸勇搬了出去。

    乔可开心地做着乔媛的跟屁虫,一些疑问压进心里,享受着难得的快乐时光。

    “明天我去送你吧?不知道让不让私家车进校门。秋天的薄绒被得带一个,冬天的厚被子要不要一起拿过去?”

    乔媛边给乔可收拾行李箱,边絮絮叨叨。乔可反坐着椅子一晃一晃,懒洋洋回她:“不用,到时候我再拿,别放到宿舍潮了。”

    “也行,哎呀!你不要这样坐,椅子翻了怎么办?还有啊,你作业写完了吗?”

    “……我想吃红烧rou了。”

    “吃什么吃!赶紧写作业去。”

    中午,乔可如愿吃到想了很久的红烧rou,还是熟悉的味道。

    第二天,临高校门口时隔两月,重新热闹起来。乔可揉着惺忪睡眼跟在乔媛身后,乔媛单手推着乔可的行李箱,踩着高跟鞋,回头不放心叮嘱:“这学期好好学知道吗?可不能混日子,选了文就——诶哟!”

    “妈!”

    乔媛一脚下去,高跟鞋歪了一下,还好乔可及时掺住她。行李箱上放着的书包掉到地上,乔媛弯腰去捡,有人先她一步捡起来。

    “同学谢谢你啊,”乔媛接过书包,定睛一看,顿时心生好感,“你也是高一的吧?不对,该是高二了,你是哪个班的呀?”

    男生身高腿长,目秀眉清,一身校服干干净净,腰背挺直,带着高中生独有的青春气息。

    “八班,”他掀起眼帘,看向乔媛身后,“我们是同学。”

    乔可僵在原地,不知该做何表情。又怕乔媛看出端倪,慌忙别开视线。

    陆祈元打量着许久不见的乔可,还是那副懒懒散散,用那张乖巧的脸摆出违和的漠不关心模样。

    光看侧脸都能看出她很不高兴。

    不高兴什么?见到他吗?

    乔媛说这话往前走,陆祈元落后一步,趁机挨到乔可身边,伸手捏了一下她的手背。

    乔可触电般甩开,难以置信地瞪视着他。

    “你干嘛?!”

    ————

    乔:想提起裤子不认人怎么办?

    陆:那就不要提起裤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