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12.陆祈元,可以了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12.陆祈元,可以了

12.陆祈元,可以了

    

12.陆祈元,可以了



    之后几天,乔可都没再去陆祈元家。陆祈元发微信过来问,乔可都敷衍着说今天累想在家睡觉,不想去。

    发完乔可也觉得好笑,小区门口随时都有出租车,到陆祈元家也是打游戏,有什么可累的?

    但陆祈元什么也没问,还叮嘱她别忘记吃饭。

    乔可放下手机,失神地望着天花板,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又响起消息声。

    -陆祈元:吃饭了吗?

    -乔可:没

    -陆祈元:嗯,外卖在楼下,记得去拿。

    乔可诧异之下蹭地坐起来,给陆祈元打去语音电话,直奔主题问道:“你给我点了外卖?”

    “嗯。”

    陆祈元似乎在洗刷什么,声音不太清晰。乔可心中生起一个念头,狐疑问道:“不会是你做的吧?”

    水声消失,陆祈元的声音大了些,“没有,是一家私房菜,味道还挺不错的。”

    哦,她想太多了。

    乔可挂了电话,去楼下把外卖提上来,那份量着实让她吃了一惊。外卖有两种包装,一种是印着品牌logo的私房菜的精致包装,一种是什么也没有的保温桶。

    私房菜卖相很好,装点精巧,荤素搭配有度,看着就很有食欲。乔可又把保温桶打开,顿时哭笑不得。

    陆祈元真是……

    保温桶上下两层,一层红烧rou,一层酸辣白菜。都是她爱吃的,不过闷得时间太长,有点坨了。

    陆祈元扔掉新拆的保温桶的盒子,刚进门就收到了乔可的消息。

    -乔可:谢谢。

    下面是一张配图,餐桌上横七竖八的饭盒里,菜剩得有多有少,唯独保温桶里面的被吃得一干二净。

    陆祈元眼眸微动,唇角不可抑制地扬起来。

    八月十五的晚上八点,乔可化完妆出门,打车到中心广场,刚下车就听到全卓骂骂咧咧的声音。

    “你不也想去吗!还说我!诶诶别这样,萱姐,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路边台阶上,顾萱给全卓来了个搂脖杀,全卓被迫佝偻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求饶,丁成彬在他俩后面边笑边录像。

    唯一性格安静一点的宁易,和陆祈元在旁边说着什么,陆祈元大多是点头的那个。

    “在说什么呢?”

    陆祈元转头看过来,眼神和宁易说话时的冷淡大相径庭,rou眼可见的柔和起来。

    宁易看看陆祈元再看看乔可,了然一笑。

    乔可穿着简单的马丁靴,下身做旧的牛仔短裤,上身只一件黑色吊带,脖子上戴了一条细小的锁骨链,头发用卷发棒卷了一次性的波浪卷。

    脸上刻意加重了眼妆,跟平时的样子不太一样。

    顾萱眼睛一亮,撒开全卓跑过来,抱着乔可的胳膊告状,“可可,全卓说去酒吧给你庆生!”

    全卓大喝一声:“你放屁!明明你也想去,诬赖我?!”

    丁成彬举手:“我作证,是全卓想去。”

    全卓:“……彬子,你学坏了。”

    乔可笑出声,制止他们进入无休止的打闹怪圈,拍板道:“去!就去酒吧了!”

    全卓、顾萱两人欢呼出声,立马凑到一起狗狗祟祟研究起来。宁易怕他们真的选出来少儿不宜的酒吧,不放心地也挤过去。

    乔可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看着陆祈元欲言又止。陆祈元走过来,低声问道:“怎么了?”

    “……你没去过酒吧吧?”

    陆祈元没有错过乔可眼里那一丝稍纵即逝的担忧,勾了勾唇道:“总要有第一次的,不用担心,今天你生日都听你的。”

    许是陆祈元的眼神太过热烈,乔可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略微不自然地跟他错开目光。

    在宁易的监督下,全卓没机会太过火,选定了一家清吧。

    “这家清吧服务很周全,庆生服务是最基础的,里面的布局也很有意思。听说还有很多大老板和政界大佬来消费呢,我们不得去见识一下?”

    全卓眉飞色舞的说完,又惆怅起来:“什么都好,就是消费有点高。”

    几人下车,不约而同地看向这所清吧的名字——“微晴”。

    还挺有意思的,乔可生出一点期待。

    因为预约,他们进门就被侍者带向二楼。乔可看过内堂之后,就明白全卓为什么说布局很有意思了。

    里面像是古代的戏楼,一楼大厅是舞台,台上不知名的歌手和舞者在轻歌曼舞。二楼是一个个小包间,包间外面是卡座,可以直接看见楼下。

    进了包间之后,全卓开始放飞自我,拉着顾萱非要跟她一起合唱《粉红色的回忆》。

    插科打诨,一曲唱完,包厢里的气氛热起来,几人就没有坐直的,笑了个人仰马翻。

    “乔姐,你来唱一个呗!”

    全卓把话筒杵到乔可嘴边,乔可瞬移般避开,避话筒如避蛇蝎:“我不唱!”

    谁不知道她音痴?就想看她出丑是吧!

    全卓被乔可的身法惊得目瞪口呆,顾萱拍着他的肩膀笑得直抽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在唱歌这点上谁也别想让乔姐屈服,我都没听她唱过。”

    全卓全身反骨,愣是被这话激起斗志,势必今晚要让乔可心服口服地唱上一首歌。他找侍者要了骰盅,啪地拍到桌上,挑衅道:“乔姐,玩不玩!”

    乔可看他这样子,久违地被他勾起胜负欲来,似笑非笑看着他,放下豪言:“只管来,今晚不让你服气我就不信乔。”

    “好!”

    几人定下规矩,宁易坐庄,依次顺时针报数,报出来的数跟摇出来三个骰子的点数相同或者最接近,则受惩罚。

    惩罚内容由宁易抽卡确定,不想受惩罚的自罚三杯。

    几轮下去,全卓喝吐了。

    “为什么呕…总是呕…我呕—————!”

    “我不服,再来最后一把。”全卓去吐完后,整个人精神都恍惚了。众人看他这模样,皆是不忍心地撇开脸,实在心疼。

    唉,何必呢。

    乔可自然是由着他,宁易也摇了最后一次骰盅。

    顾萱:“6。”

    丁成彬:“7。”

    全卓:“3。”

    乔可:“18。”

    陆祈元:“4。”

    宁易掀开骰盅,“2、1、1。”

    “我爸爸!老天有眼,终于!!!”全卓泪流满面,激动地热泪盈眶,终于有第二个人他受罚了!

    宁易无奈摊手:“学霸,你是喝酒还是抽卡。”

    陆祈元做不出赖账那种事,无所谓道:“抽卡。”

    宁易把一摞卡放到他面前,陆祈元随手抽了一张出来。宁易翻过来一看,笑容有些微妙。

    乔可好奇道:“是什么?”

    全卓耐不住寂寞,披手夺过卡片念了出来:“跟你邻座的人热吻两分钟?卧槽!爸爸你还是喝酒吧。”

    红绿相间的房间里,能见度不高,每个人的表情都被隐匿了一部分。陆祈元食指划着杯口,余光看向身边的乔可。

    陆祈元的动作落在乔可眼里就变了味道,她似乎误会了什么。

    乔可嗤了一声:“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我替他喝。”

    说完她不等其他人的阻止,端起陆祈元面前倒满酒的杯子,仰头灌了下去,动作一气呵成。

    “乔姐!”

    “等等!”

    “那是……”顾萱听到乔可喉咙里咕咚一声,她也跟着咽了口唾沫,表情一言难尽,“白的啊。可可,你还好吧?”

    乔可猛地捂住嘴巴,满脸痛苦:“还好,就是想吐。”

    乔可拒绝了顾萱的搀扶,独自跑到厕所,抚着胃想吐又吐不出来。缓了一会儿感觉好点后,从厕所出来。

    门外,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守在女厕门口。乔可退了一步绕过他,男人脚尖却一转,又拦到乔可面前。

    乔可身体不舒服,脾气也变差了,抬头很是不耐烦地凝视着他。男人却是目露惊艳:“美女,第一次来玩啊?”

    男人自认风度翩翩,可西装下的肚子遮都遮不住,乔可直视着他的脸,到嘴边的“傻逼,滚”变成了:“抱歉让让,有人在等我。”

    男人察觉到乔可的视线不是在看他,他诧异回头。

    乔可趁此机会,绕过他快步朝他的身后走去。

    长廊对面,穿着白色短袖衬衫的男生迎面走过来,见男人没有做什么,他才放慢了脚步。

    乔可走到陆祈元身边,挽上他的手臂给了他个眼神,说:“我们走吧。”

    陆祈元瞥过她身后跟上来的男人,点了点头。

    他们走到长廊尽头,男人犹不死心,还跟在他们身后。乔可拧眉,在即将转过拐角的一瞬间,快速走到陆祈元前面,面对着陆祈元,伸手揽上他的脖子向她按了下来。

    乔可轻声说:“配合我。”

    陆祈元眸色深沉,“嗯”一声听话揽上她的腰。

    乔可踮起脚尖,鼻子和陆祈元的几乎相贴,虽没有完全吻上去,但嘴唇无意间的触碰更让人心神荡漾。

    她离他很近,陆祈元可以感受到她的每一次呼吸。连续的、温热的,嘴唇带有淡淡的酒精味。

    很好闻,很想尝一尝。

    这样的姿势保持了好一会儿,男人终于识趣离开。

    “陆祈元,可以了。”

    乔可单方面结束这个拥抱,陆祈元睁开眼,望着乔可渐远的面庞,像是从梦中惊醒,迟迟忘了反应。

    —————

    妈呀,终于赶在零点之前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