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3.去我家吧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3.去我家吧

3.去我家吧

    

3.去我家吧



    回复完顾萱,乔可又回到群里去翻聊天记录。

    丁成彬是十二班的体育生,在某一场架里跟全卓结缘,加入她们的小团体以后,反而和顾萱一个班的宁易处得不错。

    乔可翻到头,一条条往下看。

    临川高中是私立高中,能进来的都是成绩还可以又有点小钱的家庭。家长自己忙没空照顾孩子,不舍得孩子在条件太差的学校都会选择临高。

    临高位于临川市A区,占地面积广,宿舍三人一间,食堂有八个,环境优美,师资力量强大。美中不足的是它离市区有点远,对面是别墅区,旁边是一所职校。经常有职校的混子来找事,虽然校方有干预,但效果不大。

    她们和二职的仇怨始于顾萱。

    顾萱不知怎么的被一个二职的混子看上了,顾萱没给他面子。混子自己还没急,混子的追求者倒先急了,扬言要教训顾萱。

    丁成彬在群里说,他问过了,那帮女的天天在校门外晃悠,好不容易堵到人,见不是顾萱,觉得警告她效果也差不多,于是一合计就先把她打了一顿。

    乔可看到这里,嘴角抽了抽。

    这么草率的嘛……

    消息界面忽地变了,下课铃声正好响起来,乔可按住绿色电话标识上滑,直接在座位接听了电话。

    “喂,mama。”

    “嘶——”全卓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换来他同桌的一个白眼。

    乔可起身去走廊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怎么了?好呀,这周末我去顾萱家里。知道了,没事。你忙你的就行了,我会好好吃饭的。好,我挂了。”

    乔可从后门进来回到座位,全卓的目光全程跟随着她。

    不对劲,很不对劲。

    他同桌以前不爱笑,充其量也就是表面冷淡点,而现在全身上下都像是散发着冷气,就差把“我很不爽”四个字纹脑门儿上了。

    乔可把长发拢了拢,露出了脖子上略显可怖的伤,余光发现全卓像个神经病一样看着她,拧眉道:“有病就去治。”

    直到下午放学,全卓都没敢把头往他同桌那边扭一下。

    周六一早,小团体聚在了一起。

    乔可穿了黑色紧身短T,下身一条卡其色工装短裤,衬得腿又细又直。全卓远远看见,忍不住吹了个流氓哨。

    顾萱挤出一坨防晒霜,疯狂揉搓着乔可的胳膊,抽空朝全卓飞了个眼刀:“小卓子,又犯贱呢?”

    全卓也不恼,嘻嘻笑着往顾萱眼前凑:“给我也来点呗。”

    “给你来个屁,黑成碳了都!”

    插科打诨间,宁易和丁成彬前后脚到了,丁成彬身后还跟着几个肌rou健硕的体育生。丁成彬指了指他们,解释道:“我哥们儿,镇场子的。”

    事实证明,丁成彬的选择是对的。二职的那几个女生也带了帮手,但男生只有两个,一看她们这头的架势,还没开打就怂了。

    所以这场架,可以说是一边倒。乔可和顾萱压根没参战的机会,在旁边呐喊助威都嫌热。

    “服不服?”

    “服了服了,真服了。哎哥,轻点……”

    巷子里,二职的几个男生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不停地求饶,脸上都挂了彩。找事的那三个女生在一旁站着,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丁成彬也没为难她们,让她们去顾萱和乔可面前道个歉,这事就算过了。

    带头的女生一头脏辫,不太情愿地挪到乔可面前,嗫嚅道:“对不起。”

    顾萱笑了一下,一巴掌甩到她脸上,“大姐,你把我姐妹脖子打成这样,连声道歉都这么不情愿,玩呢?”

    “对不起。”

    顾萱又甩了一巴掌,“听不见!”

    脏辫捂着脸,怨毒地剜了顾萱一眼,最后还是把声音提高了八个度:“对不起!!!”

    顾萱揽着乔可转身,摆了摆手,“行了,滚吧。记住以后看见你顾姐绕道走。”

    “顾萱!”

    “顾姐!小心身后!”

    乔可听见声音的那一瞬间,条件反射往身后狠狠砸了一拳。拳头碰到对方鼻骨的同时,她的脖子上像是爬过一条带刺的蛇,经过的地方灼烧般的疼。

    “乔姐!”全卓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来,一脚踹翻脏辫,也不顾她是个女生了,抬手就打,“我艹你大爷!下黑手,还拿甩棍,要不要脸!”

    “可可!你没事吧?”顾萱把乔可扶起来,声音都发抖了。

    她简直不敢去看乔可的伤口,两次都在脖子,还都是因为她。顾萱抹了一把眼泪,认真道:“我们去医院吧。”

    乔可虚虚按了一下伤处,还好,没出血。

    于是半开玩笑地说:“行了,我没事。别哭了啊,我可不会哄人。”

    “那我们去哪儿?”

    “去我家吧。”

    “学霸?”

    远处,陆祈元提着购物袋,一身休闲家居服,头发稍显凌乱,内双的眼皮下,眼神很冷淡,插着裤兜,姿态极其慵懒随性。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替人撑场子的校霸。

    天气炎热,几人也没矫情,在听说陆祈元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跟着他走向学校对面的别墅区。

    全卓处理完手上的小伤口,去客厅的落地窗前瞅了一圈,好奇问道:“学霸,这么大房子你一个人住啊?”

    陆祈元把刚买的生活用品归置好,边收拾他们用过的药棉,边解释说:“爸妈在国外,不常回来。”

    怪不得会在楼下碰到,原来学霸的家就在学校对面,这地理位置绝了。

    全卓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去国外上学?”

    “我不适应国外的教育方式。”

    全卓静了片刻,再接再厉:“听说国外很轻松。”

    陆祈元看他一眼:“嗯,所以我留在国内了。”

    艹……

    全卓总算闭了嘴。

    众人死命憋着笑,偶尔泄出的一声,让全卓的脸更黑一分。

    “有镜子吗?”

    陆祈元拆开一盒新药棉,目光不经意地在乔可的脖子上顿了一下,点点头:“卧室有全身镜。”

    乔可随意选一间卧室,推开门才意识到这是陆祈元常住的卧室,刚想退出去,头上方响起陆祈元的声音。

    “怎么不进去?”

    乔可也不再顾虑,直接走到全身镜面前去瞅自己的脖子。两道痕迹,一道深紫,一道新鲜的红。在白嫩的脖子上显得触目惊心。

    连乔可自己都忍不住发出灵魂拷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

    叹了一口气,乔可用头发遮了遮打算出去。一回头发现陆祈元站在她身后,拿着药棉跃跃欲试。

    “……你干嘛?”

    “上药啊。”

    “不用,你……”乔可看着门口,瞬间哑了声。

    顾萱握着门把手,不怀好意地朝她一笑。

    啪,咔哒,落了锁。

    乔可:“……”

    行吧,上个药而已,谁来都一样。

    乔可把头发捆成丸子头,坐到椅子上,把后领往下拽了拽。

    陆祈元用镊子夹住药棉,沾了药水就贴到了乔可的伤口上。

    “呃……嗯…”

    一声隐忍的呻吟,陆祈元顿了顿,“疼?”

    乔可咬住下唇,“不疼。”

    视线掠过她紧紧攥住短裤的手,陆祈元眼神暗了暗,把力道放到了最轻。

    等他们俩从卧室出来,全卓完全感觉不到气氛的怪异,开心地说:“我觉得我们得去庆祝一下,老地方,学霸你去吗?”

    陆祈元不习惯人多的聚会,下意识就想拒绝,但瞥过沙发上,从卧室出来就一言不发的乔可,到嘴边的拒绝拐了个弯。

    “去。”

    才刚过九点半,还不到吃饭的点,众人商量过后,先去了常去的心心网咖,打算打两局游戏再说。

    进了网咖,陆祈元左顾右盼,明显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全卓嘿嘿一笑:“学霸,没来过吧?”

    陆祈元老实道:“嗯。”

    “那你可要无聊了。”

    众人找了一排机子,排座位的时候特意把乔可留到了最边边的位置,连顾萱都混在男生中间。

    陆祈元不解。

    全卓神神秘秘说:“等会你就知道了。对了学霸,你打游戏技术怎么样啊?”

    “还行吧。”

    全卓犹豫一会儿,把他安排在了乔可的旁边。

    游戏一开始,陆祈元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安排乔可了。

    只见,陆祈元左手边一排战火纷飞的刚枪战场,右手边一屏幕岁月静好的黑桃红心。

    陆祈元左耳“敌军还有10秒到达战场,”右耳“你快点儿啊,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主打一个反差。

    在他看到乔可在她同是农民的队友出了一对三,她毫不犹豫地出了一对王炸,且嘴角露出了尽显王霸之气的微笑后。

    陆祈元戴上耳机,毫不犹豫地点进了刺激战场。

    “学霸,等会儿你跳伞的时候跟着我们就行了。”全卓不放心的问:“你会跳伞吧?”

    陆祈元点点头:“会。”

    随后给全卓演示了一遍,在飞机刚开没多久的时候,跳了下去。

    全卓:“………………”

    开局十分钟后,全卓盯着屏幕上宁易的血条:“宁易跪了,谁去扶?哎我去不了。”

    丁成彬:“我去吧……艹,我也跪了,谁来扶一下?”

    “我去。”

    宁易:“等等,这人有狙,子弹从哪来的我都没看到。”

    宁易看着新来的游戏小人跪在他身边,帮他打药打一半,嘭地一声枪响后,血条掉至一半。

    宁易:“艹!”

    他身边装备简陋的小人迅速找掩体,上了个绷带,没了动静。

    宁易滑了滑鼠标,有些烦躁,最烦这种找不到敌人在哪,打都没目标打。那逼应该在山坡上,敌在暗他们在明,位置暴露无遗怎么打……

    嘭。

    您的队友“WERTYU”击杀了“有种来干我”。

    宁易激动之下,猛地站起来摇晃全卓:“牛逼啊!全仔,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偷练了!”

    全卓满脸懵逼,最后丁成彬拍了拍宁易,“那个,好像是学霸。”

    看了不知多少遍对面的大楼,宁易都禁不住啧啧称奇。不是在山坡上,是在对面八丈远的大楼?这是正常人类的眼神吗?!

    学霸的眼睛……安了八倍镜吧。

    又打了一局,全卓对陆祈元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新开的一局全程跟在陆祈元屁股后边喊爸爸,叫得比亲爹还亲。

    男生们的嗓门一激动就压不住,乔可被吵得玩不下去,转头的瞬间,被隔壁屏幕上漂亮的甩狙镇住。

    惊叹过后座椅往旁边移了移。

    一局结束后,陆祈元放松了心神,后知后觉右肘有什么东西蹭他,他看过去,眼睛却怎么也移不开了。

    乔可看得入了迷,眼睛亮晶晶的,充斥着nongnong的求知欲和羡慕,在昏暗的室内像是坠了两粒繁星。嘴巴因为激动微微张开了一点,露出几颗整齐雪白的牙齿。

    陆祈元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一张湿润的红唇,他不受控制地开始想象,如果把它们含在嘴里是怎样的柔软。

    再隐秘一点,两瓣嘴唇紧紧包裹住他最脆弱的地方,在他的肆虐下,经受不住某种摧残,颤抖着流出不可名状的白色液体。

    流经她的脖子,再往下……

    陆祈元闭了闭眼,按耐住内心想要扑上去撕开她的衣服,不管不顾地一插到底,把她cao到哭的欲望。

    慢慢来,乔可。

    我们时间还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