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51、平息祸乱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51、平息祸乱

51、平息祸乱

    经过深思熟虑、权衡利弊,洛君枢终于点头应允端亲王谈和的提议。相比于桑梓之乱,京城的祸患更加危机。

    他们双方在两营之间的洛水畔会山亭正式晤面。天子身穿龙袍、头戴冕冠,一派庄严肃穆。但他的站姿却有些奇怪,臀部微微向后翘起。桑梓知道,那是他旧伤未愈,合不拢腿。

    因为桑梓的军队并未造成实质的伤亡,天子为平息叛乱,重新赐给桑梓包括雍城在内的四座封地,加封郡主。五万大军仍归雍城郡主所有,袁非羽官复原职,改在桑梓麾下效力。桑梓名为郡主,却成为拥有封地与军队的封疆大吏。

    条件是,与端亲王部下大军一同拱卫皇城,收复京师。

    要知道,莫国公只是公卿,女儿封为县主已是特例。只有帝王与王爷的女儿,才能受封郡主,可见,朝廷的忍让与天子的妥协。

    但是,洛君枢并未恢复桑梓端王妃与回归莫氏族谱的身份,这令端亲王心中十分不悦。

    议和达成,两军即刻拔营起寨,火速回援都城。

    天子在辇车中,受尽疾驰颠簸的苦楚。他后庭的伤势反反复复,令他坐不安稳,又站不住。他就不明白了,自从与桑梓相识,他便处于下风,越是挣扎越深陷。如今闹到兵戎相见,他仍是没有讨到任何好处。

    端亲王一家三口终于团聚,桑梓是小阿德的娘亲,却不是名正言顺的端王妃。夫妻见面,不能以夫妻之名。

    桑梓命人将舟行秘密送往安全之地待产。她以阿爹被害的名义起兵,倘若被洛君枢知晓舟行尚在人世,指不定怎样发疯。

    虽然暂时解了眼前的危难,但为了阿爹,她还需从长计议。权利捏在旁人手中,始终不能令她心安。

    舟行与桑梓依依惜别,叮嘱她,洛君枢反复无常,小心平叛了京城之危后,转头再对付桑梓。

    桑梓说:“阿爹,您放心,我省的。”洛君枢的为人,她了解,但她的想法也是先攘外再安内,不能与洛君枢打得两败俱伤,被薛国公得了渔翁之利。

    况且,端亲王至今隐瞒兄长,他能站起来的消息,就是怕被其忌惮。朝中尚有一众老臣愿意追随他这位先帝属意的皇子。以皇兄多疑的心性,与此刻草木皆兵的情态,想不猜忌他都难。也就是说,洛君枢在位一日,他便要假装仍旧瘫痪。那他站起来还有何意义?

    不得不说,舟行用一个愿望,成功离析兄弟二人,打破局势平衡,手段可谓巧妙且高明。

    这一日,两路大军来到京师城下,只见四门皆是紧闭,城墙上严阵以待。

    天子命人喊话,令薛国公开城门受降,可免其株连九族之罪。城内毫无动静。

    一个时辰后,洛君枢又命人喊道:城中士兵,凡斩杀薛国公者,可获勋爵,赏万金,荫庇三代。若负隅抵抗,与薛国公同罪!

    此言一出,城中将士不免sao动。谁做皇帝,对他们来说,没有区别,只要能衣食无忧,谁又会冒着杀头的风险造反?

    随后,城墙上推出许多人,为首的便是当朝太子,其次是后宫佳丽,还有几位肱骨老臣。

    薛国公派人喊话:若大军不后退,他们要一个时辰杀一人!

    其实,薛国公也曾派兵抓捕莫国公,毕竟他是桑梓的父亲,即便将女儿划出族谱,也是无奈之举。但莫国公武艺高强,普通士兵不是他的对手。他见势不好,立刻杀出重围,在城中藏了起来。

    薛国公以太子与诸臣的性命要挟,使天子投鼠忌器,不得不下令大军后退百余丈,双方陷入僵局。

    夜间,莫国公飞鸽传书给端亲王,愿与其里应外合,他已探听到关押太子的牢房,并言明位置,待大军入城之时,他定将护太子周全。

    端亲王当即制定了严密的计划,派出四支小队,趁夜四散入城。第一队,开城门;第二队,控制守城士兵;第三队,营救太子;第四队,捉拿叛贼薛国公。

    正待端亲王要传书告知城中莫国公计划之时,桑梓收到秀衣楼暗探的秘报,莫国公虽是逃出重围,但后又被叛军找到藏身之所,双拳难敌兵众,不幸被俘。他被薛国公逼迫,写下书信,飞鸽到大营,引诱端亲王部下入陷阱。

    一时间,不知谁真谁假。莫国公有可能被俘,但城中还有秀衣楼前楼主伽罗知道传信密令。若莫国公的飞书是真,但此刻,他已经危险了!

    桑梓想了想,反推道:“若我是薛国公,此刻,外无强援,死守没有必要,早晚都将覆灭,不如趁机逃命。所以,他费心设下圈套,就为捉住几个小兵吗?”几位主将不会犯险入城。

    端亲王看向桑梓,立刻明白她的意思,“所以,泰山大人的信是真。但被叛军发现,没能截停。所以,伽罗以秀衣楼的密法,又补救了一封,扰乱我方判断,不敢贸然进城,给薛国公出逃留出时间!”

    桑梓点头,“后宫皆在城头,独不见娴妃。她是想借助薛国公的势力,重回秀衣楼。即便失败,她可以无声遁走,也不会被人察觉!”

    端亲王:“今夜,薛国公便会弃城而逃。”

    当即,洛君瑶又加派四队人马,守在城门外,捉拿叛军首领。原计划即刻行动,八队同时出发!

    正当他二人关注城中烟火信号之时,中军一片大乱,天子洛君枢被人挟持。己方攻城,敌方却来擒王。

    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头戴面纱,遮住脸面,从背后掐住洛君枢的喉咙,利刃抵在他脖颈上。

    桑梓与端亲王赶到,将士早已将女刺客团团围住。

    桑梓冷声道:“伽罗,娴妃!”

    伽罗眯了眯眼,“桑梓郡主!你好手段啊!”

    桑梓:“我是该叫你西戎公主呢,还是秀衣楼前楼主?”

    伽罗:“我近来才知,是你与禹默那厮串通,助他篡夺秀衣楼!亏我入宫后还帮了你!”

    桑梓:“哪有什么永久的敌人?利益驱使罢了!你放了圣上,我再帮你建个玉衣楼、锦衣楼。江湖上的事,江湖了,为什么要牵扯进权利争斗?又非你擅长之处。”

    102

    伽罗一双秀美的杏目圆睁,“你说得倒轻巧!我因你流离失所,我定要千倍万倍奉还给你!”她将匕首换了个更方便划破喉咙的角度,迫使天子不得不仰起头。

    洛君枢自认平日待伽罗恩宠有加,她竟翻脸无情,可见女人疯起来,真是没他什么事!

    端亲王坐在轮椅上,沉声问:“你劫持圣上,意欲何为?”

    伽罗:“端亲王怎么揣着明白装糊涂?自然是挟天子以令退兵!圣上在我手中,端亲王带兵后退一城!”

    端亲王眯了眯眼,“那皇兄呢?”

    伽罗:“薛国公想请圣上进京叙叙旧。毕竟,他若登基,没有天子禅让受玺,名不正、言不顺。”

    桑梓:“薛国公想得倒挺好!”

    端亲王坚定地说:“大军后退一城可以,但你不能带走皇兄!”

    伽罗柳眉一竖,冷笑道:“我们手上没有筹码,尔等怎会乖乖听话?”

    桑梓向前半步,“你不是恨我吗?让我代替圣上,随你入城!”虽然她的身份对于薛国公来说,与当今天子没有可比性,但架不住她与伽罗有仇。

    话刚出口,天子与端亲王同时道:“不行!”两人说完,互相看了看。

    伽罗却笑了,“也不是不行!”她早已耳闻,天子痴恋端王妃。若是挟持洛君枢,弄不好,端亲王自立为帝,既平了叛,又篡了权,一举两得。若是带走桑梓,天底下唯二至尊的男子,绝不会眼睁睁看她红颜凋落。女人是对付男人最好的武器!

    端亲王见伽罗即刻要答应,高声道:“我愿代替皇兄为质!”如果真要用一个人交换,他不能让爱妻涉险。

    伽罗玩味地看着眼前夫妻二人,“哎呀,你们可真是鹣鲽情深啊!”不知身前的天子作何感想,真是有趣!她话锋一转,“可是,我要你一个瘫子,有何用?”这男人脑子和腿一并坏掉了?他前脚一走,他的王妃马上入主中宫,人家才不会管他的死活。

    端亲王想要站起来,被桑梓一把按住。她说道:“伽罗,你是在拖延时间吗?”

    伽罗:“此话怎讲?”

    桑梓:“就算大军退让出一座城池,京城已经成为孤岛,四面无援。难道仅凭几个人质,就能阻挡薛国公覆灭的进程吗?若我是薛国公,今晚肯定逃走,还能保下一条老命!”

    伽罗:“不可能,薛国公要用圣上解围城之困!”而后再做图谋。无论怎样,都比今晚遁逃好得多。

    桑梓扯起一边嘴角,“今晚,就让咱们拭目以待!”虽然她与薛国公没什么交往,但那老厮绝不会赌上身家性命,孤注一掷。之前,薛贵妃魇圣,薛国公第一个站出来大义灭亲,才得以保存家族实力。

    桑梓话音未落,便有斥候由远及近禀报,“报——东南西北四队分别截获由城门出城的车马。车内未见薛国公!”

    伽罗露出笑意,“端王妃……哦,不,雍城郡主,你失算了!”

    第二个斥候跑来,“报!城门已开!薛国公府内不见人影,发现一条密道,直通城外!”

    端亲王问:“通到哪里?”

    斥候大概也是平生从未遇到这种情况,憋着笑道:“通到营中……玄武军奉命搜查薛国公府,发现密道,直接放了把火。将薛国公逼到出口,正在中军营地!”

    伽罗咒骂一声,“蠢货!”他不仅跑了,还自己跑到人家大营中!!

    她眼见薛国公失势,再擒着洛君枢,已经毫无用处。伽罗趁众人不备,倏然放开天子,快速掠向桑梓,长剑出鞘,直指眉心。

    说时迟,那是快,变故只在须臾之间。她的三尺青锋,闪烁着寒芒,像一道闪电,瞬息来到桑梓身前。

    桑梓察觉到,但却不及闪躲。脚步一错,她已经感到剑气的寒芒。

    洛君瑶从旁边副将手里接过长刀,他从轮椅上岿然而起,脚步稳当,向上格挡,一手接住桑梓后落的身体。

    他在众人的惊讶中,与伽罗过了十多招。电光火石,火花四溅,他犹如银甲战神一般,怀抱心爱的姑娘,英姿飒爽又气势如虹。

    伽罗不敌,向后飞退,整个人拔地而起。下方士兵弯弓搭箭,无数箭矢犹如无光的流星,向空中疾射。伽罗身法飘然,几个腾挪,便消失在夜色中。

    端亲王麾下将士将他围拢,七嘴八舌地说:将军,您能站起来了!将军,您的身法真是俊!还有人痛哭涕零,有生之年,终于再见将军雄风!

    端亲王和桑梓无瑕回答身边人,直奔天子而去。

    洛君枢目光复杂地看着弟弟,“君瑶,你的腿……”

    端亲王侧头看看桑梓,他不便说出舟行,只得道:“是桑梓治好了我!”

    天子又看向桑梓,“好!真是好!”他刚想说什么,只觉天旋地转,便昏厥过去。

    端亲王二人接住天子,敢忙送他回皇帐,传随行太医。

    太医诊过脉门,摸了又摸,脸色凝重地说:“圣上是中毒了!”

    众人面面相觑。苏景和道:“老奴瞧着,刺客放开圣上时,往他口中塞了什么东西。速度太快,老奴没能看清!”

    太医跺脚,“此毒世属罕见!”

    端亲王问:“宋太医可有把握解毒?”

    宋太医:“老臣先开个急救的方子,再另行寻找解毒的办法!”

    一夜之间,大军攻破京城,薛国公自投罗网被俘,太子、莫国公等人有惊无险,平安无事。唯有圣上,身中奇毒,昏迷不醒。

    端亲王颁下命令,全国缉拿伽罗,挖地三尺也要将她找出来。

    大局已定,但天子生死未卜。许多老臣进言国不可一日无君,请太子登基,稳住朝政。却有更多的声音提出,此役端亲王功不可没,他本就是先帝属意的皇位继承人,如今身体康健,正值壮年,怎样看,都比太子更稳妥。本朝刚刚经历两次大战——虽然都没打起来,但出兵即是劳民伤财——已经禁不起新君的试练。

    又有一部分朝臣指出,端亲王虽是不二的人选,但他的王妃曾经起兵造反。新任皇帝与招安大吏搅在一起,实在有损威名。

    也就是说,端亲王若想继承大统,或许与桑梓便要就此分离!

    【凡是海棠、爱发电外的网站看到本文,皆没有经过作者授权,请立即删除。否则坚决举报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