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番外0.2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番外0.2

番外0.2

    关于那块季婉从小戴着的玉佩,家里人都说不出有多少年了,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

那玉佩虽然已经碎掉了,但是季婉却和阚首归一起回到了现代,更神奇的是,当时浑身负伤的阚首归竟然诡异的没有一处伤痕,季婉不由想起自己穿越的那天,受伤的手臂和腿都恢复如初,不禁感叹玉佩的神奇力量。

带着阚首归回到季家时,距离那场让季婉穿越的地震,时间才仅仅过去三天而已!

事实上,她在另一个时空已经待了足足三年……

这也倒方便了她解释自己的出现,只说是阚首归将她从废墟里救出的,那时一家人都以为她死了,看着死而复生的她,都自动忽略了各种不合理的存在,在季爸季妈看来,只要女儿活着就行,就是她说自己穿越了时空,他们也信!

阚首归的适应力极强,两个月的时间就摸清了这个不一样的世界,有了生存力,便直接去了季婉二舅的公司上班,才混了没多久,就各种升职加薪。

一年后,两人顺利举办婚礼,期间季家人待女婿的态度好的不行,季婉有一次就悄悄问了她妈,怎么这么容易就将她嫁出去了。

季mama笑着说,早在她死而复生回来的那一天,她就看出两人的猫腻了,又怎么会去刁难阚首归,幸好这个女婿够优质。

现在季婉已经怀孕六个月了,学业仍旧在继续。

红灯时车子停下,季婉忍不住去戳了戳阚首归紧绷的脸,眯着眼笑:“又怎么了?吃醋?哎呀,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么大个肚子,别人真的只是好心帮忙而已。”

阚首归冷哼:“你还知道自己大着肚子,从明天开始不许出门,要去哪里,必须我陪着你。”

今天若是不何亚清拉住了她,后果不堪设想,季婉也理亏,赶紧抱住阚首归的手臂撒娇:“都听老公的,不许绷着脸了,我这不是没事么,快笑笑。”

阚首归被她晃的心都化了,只觉得臂间紧挨的两团巨乳磨的他腹下发热,不禁扯了扯颈间的领带,微微一笑:“阿婉,不要玩火。”

“啊??”季婉后知后觉的看了看,才反应过来,赶紧撤手捂住脸,娇呼:“讨厌!你这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台词!老实交代,是不是又偷看我最近看的总裁文了?”

这台词,再配上阚首归这幅模样,杀伤力太大了。

阚首归手一抬,修长的五指捏住了季婉的下巴,学着在里看的,将她往自己这边一带,直接吻了上去,霸道又温柔,吻的季婉渐渐意乱情迷。

后面却响起了一连串刺耳的喇叭声!

……

三个月后,季婉平安顺产一对龙凤胎,被医生护士们从产房里推出来时,第一个冲上来的是阚首归,他一言不发,只紧紧握着她的手,那是季婉第一次在他眼睛里看见泪光。

“哥哥叫阚思安,meimei叫季思宁。”

刚出生的小孩子又白又嫩,虚虚睁着眼儿,看的季婉心的萌化了,等到能起身时,就一手抱一个,亲完这个亲那个,等到阚首归接手,起初还是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抱着小包子,后来季mama仔细教了他该怎么抱,才敢上手。

见他不敢摸不敢捏,生怕把两个小包子戳碎了,季婉直接牵着他的手去摸孩子的脸。

“怕什么,你是他们的爸爸,轻一点摸摸,很好玩吧?哈哈。”

相对于碧眼的儿子,阚首归似乎更喜欢女儿多些,那双黑幽幽的眼睛完全随了季婉,最重要的是,他一抱儿子,那个臭小子就会哭不停,只有季婉抱着,他才会乖一点,继而霸占mama的奶奶。

而meimei呢,不管是爸爸抱还是mama抱,都是乖乖的。

往后的年月里,这一点更加明显。

两个小包子七岁时,季婉又给他们生了一个弟弟,那时候阚首归已经是实至名归的霸道总裁了,时间可能已经磨去了最初的那股感觉,但是时间也让两人更加懂得厮守一生。

阚思齐的满月酒办的更加隆重,前来祝贺的人无不是感叹季婉命好,有自己的事业,有疼她爱她敬她的丈夫,还有一对漂亮的龙凤胎,如今又多个儿子,真是好的让人艳羡。

酒宴散场后,回到家中,季婉将挂在小宝贝手腕上的镯子和脖子上的长命锁都取了下来,准备放着等他大些再戴,拉开抽屉将盒子放进去时,又看到了那个装着玉佩的锦盒,已经放在这个角落很多年了。

忍不住打开看了看里面碎成几块的白玉,似乎和普通的玉并没有什么区别。

“mama!快点,爸爸把汤圆煮好了!”

“好,马上来。”

将盒子盖好,放回了抽屉,季婉轻松的笑了笑,无声的说了一声谢谢,关好抽屉就出门去了。

黑暗的房间里,一道刺眼的白光在抽屉的缝隙里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