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囚笼【abo】(81)真相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囚笼【abo】(81)真相

囚笼【abo】(81)真相

    

囚笼【abo】(81)真相



    裴谢榆的职位所在的部门无法接触到特殊性别的相关案件,因此他在以个人名义调查,耗费了不少时间。

    而随着调查的信息越多,也越发印证了他心中的猜测。

    裴谢榆带夏七去了中央星系的第六环星带,某个私密性很好的居民区。

    “我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见一个人。”

    “是谁?”

    “去了就知道了,是你认识的人。”

    她认识的人?

    夏七想遍了也想不出来。

    直到她亲自与那人照面,确实是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

    夏五。

    夏七一开始还有点不敢置信,直到对面的人露出那熟悉又和煦的笑,叫了她一声:“小七。”

    她才冲上去紧紧抱着在福利院里和她一起长大的朋友。

    而裴谢榆和站在夏五身后不远处的男人交换了个眼神,走到了一旁交流。

    “你过得怎么样?”

    紧紧搂抱在一起的两人同时问出了这个问题。

    她们默契地相视一笑。

    “你先说说。”

    夏五捧着夏七的脸:“我们被救出来之后才发现你失踪了,一直找不到你,你到底哪去了。”

    夏七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逃跑出去了,害怕被抓回去,就躲在一家酒店干活,吃了好久的酸菜……后来又进了监狱,被关了八个月。”

    她越说越觉得自己狼狈,不由撇嘴:“早知道后面会有人来救,我就不跑了,白吃苦了。”

    “你呢小五?”

    女孩轻轻吐出一口气。

    “我被救出来之后心理状况不太好,在医院治了很长时间,是他把我带了回来。”

    夏七顺着林愿的视线转头,目光落在那边正在交谈的裴谢榆和陌生男人身上。

    “那个人是……Alpha吧?”

    夏七至今还记得夏五被退送回来的场景,还有那扇门后气若游丝的忠告:“你,没关系吗?”

    她轻声道:“嗯。如果是他的话,没关系。”

    夏七看向裴谢榆,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唔……这种感觉她懂。

    夏五能从那种阴影走出来,那个人一定有很大的功劳。

    “还有,我现在改名字了,叫许愿。”

    她笑:“和他的名字很像。”

    ……

    许原对比完手里的两份体检报告,“确实很像。”

    “我这边帮你没问题。”

    裴谢榆向眼前的男人道谢:“麻烦你了。”

    许原是联盟警察,也是几年前那次仁心福利院的解救行动中的一员。

    前段时间辗转联系上了他,裴谢榆才了解到了更多的内部细节。

    所有被解救出来的仁心福利院受害Omega因为长期服用且注射了催化腺体成熟药物,后来都出现了十分相似的后遗症。

    如身体虚弱,腺体损伤,信息素水平紊乱等。

    而夏五与夏七的症状表现很相像。

    特别是同样在发情期服用了过量抑制剂,导致抑制剂中和度指标非常低的情况下会引发的连续反应,十分有参照意义。

    这就是裴谢榆今天到来的原因。

    他推测——夏七之所以会进行偷窃,是因为她的Omega本能在催促她,濒临崩溃的腺体需要Alpha信息素。

    她进行盗窃的要么是Alpha本人的物品,要么是带有Alpha信息素气味的物品。

    一个无法有效使用抑制剂,而腺体又出现问题的Omega,如果不及时获取Alpha的信息素,严重者还会危及生命。

    也就是说,她的行为完全是出于对生存的渴望。

    简单的嗅闻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能维持一时的好转。

    所以只要夏七的症状还在持续,她就需要去寻找缓解的“药”,直到信息素气味消失了就还回去,看起来就像她有偷窃癖一样。

    一旦没有了Alpha信息素的支撑,夏七的身体就会越来越虚弱,最终迎来爆发。

    所以在裴谢榆出现之前,她在那座只有Beta的监狱里才会从未犯过盗窃,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带有Alpha信息素的物品。

    根据星际联盟的《特殊性别保护法》规定,特殊性别若遇特殊事件,可以在不伤害其他人的情况下进行紧急避险。

    裴谢榆觉得,夏七的盗窃行为也可以定性这一类。

    当然,成立的前提是在她的假想中,福利院的追捕是存在的,所以她才没有寻求帮助,而是采取这样的方式解决。

    所以他要搜集多方面的证据,尽可能将整个事件从头到尾还原,才能争取替夏七摘掉罪名。

    许原问:“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我已经申诉了案件,目前还在举证阶段。”

    裴谢榆说:“但想要真正有个结果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说实话。”许原沉吟两秒:“案子背后牵连有点广,就算费这么大的力气,能不能成功也很难说。”

    裴谢榆微微颔首:“那就努力让它成功。”

    为了让她能抛却所有的阴霾,挺起胸膛站在阳光下,站在他身边。

    告别许愿,夏七从依依不舍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发现身旁的裴谢榆已经许久一言不发。

    “你怎么了?阿……阿榆?”夏七仍在努力适应这个称呼。

    这是前天裴谢榆在床上压着她叫的,不叫就不给她被挑逗得水流不断的小逼吃jiba。

    想起来都格外羞耻。

    裴谢榆幽幽看了她一眼。

    “在我们想什么时候能结婚。”

    ——————

    来了!这章太卡了QAQ

    下章上r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