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霁月(七)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霁月(七)

霁月(七)

    

霁月(七)



    周羡安方从铺子里回府,指尖还握着手印未干的契券。

    只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个白日,他却无故在中庭驻了足。

    四方的屋墙被院角的枝叶掩去了古板,午后的斜阳正正好好擦过檐角洒在他身上。

    他抬起头,看向春日的晴空。

    自打先皇后葬礼过后长安城中戒备森严,向他昭示着太平日子到来的别无他物,而是他满府邸随着街角巡逻军一同消失在视野的监视者。

    他在明面上已拥有了数年的自由,却为何始终自觉浑噩,无力应对常人的生活。

    直到今日,在这封契券上按下手印,他才有了答案。

    周羡安将名下一串收拾铺子尽数转让了出去。争抢者有官宦之家,有商贾之流,他们都对自己日后的富贵日子满怀期待。

    只有他周羡安一身轻松。

    本以为他会有所不舍,哪知真正舍弃这一切之际他才明白,是这些身外之物将他绑在了长安城。

    他不知自己究竟想去何方。

    他只是想离开。

    周羡安再一次骑上他的青良驹出北关时,也是这样一个春和景明的午后。

    只是十余载之前的破云关外黄沙漫天,放眼望去只有几个小土堆应景凄凉地送别。如今此处早已不罕人烟,四处绿地零星,无风无沙晴日朗朗,浩荡一行铁甲也未能在黄土地上卷起尘烟。

    当今皇权之下,社稷安宁民生富足,也无人能再卷起风波。

    马蹄声渐缓,周羡安还是没忍住回头看。

    送行之人已东零西散,关门随着距离渐小,却仍可见一人停驻。

    抓着缰绳的手紧了紧,周羡安毅然勒马转身,朝着关门踏马疾驰而回。

    骑返这段路的他潇洒无比,可真到了近前,跳下马在对方面前站定,却又踌躇无言。

    贺季旸也没有开口,两人相顾,明明有千言万语需解,可时至此刻,只言片语也嫌多。

    周羡安始终没有看向他的眼睛,即使对方正等待着他的目光,只消对视的那一刻,便能恍然醒悟他二人的所谓隔阂,只是莫须有的执念而已。

    他们是年少之友,是过命之交,这些年的陌路时光,何尝不是囿于幼稚的尊严。

    逝者长已矣,执拗地沉溺于过去的苦楚更是无意。

    好在周羡安回头了。

    人生憾事太过繁杂,不必再多这一桩。

    “多谢。”周羡安小心抬眸,终于在这一刻,堵在心中七年的巨石被粉碎,在贺季旸自含慈悲的目光里,他郁郁终日的眉心松开。

    “周怀,你我之间,不说这个。”

    是贺季旸成全了他。

    十几年前战功赫赫,为了安稳而来到长安的他而今无处可去,无家可归,人生更是黯淡无光。

    那便回到他的北疆去,回到他最熟悉的地方,回到他无数兄弟曾经抛头颅洒热血的疆土。

    回到他曾满怀念想和希望,期盼着能和心上人相见的光明中。

    “镇北侯,一路平安。”贺季旸重重拍在他肩上的铁甲,丝毫不在乎掌心袭来的痛意。

    他不再是承恩侯,不再是元安侯,更不是荒靡落魄的虚空侯,他是镇北侯,是真正承接其父衣钵,可独当一面的大人物。

    周羡安眼波颤动,再也忍不下心中的悔意,上前一步抱住了他。

    “季旸兄...”

    “你我都是犟种,好在还有今日。”

    周羡安躯体微微颤抖,咬唇逼回马上要溢出的泪。

    “周怀,是我对不起你。”

    “不。”

    “我知你在长安城内无需我照拂,我本是自身也难保。”

    “我都知道。”

    “今日起,我可就更无法关照了。你千万要平安。”

    “你在皇宫也要好好的。”

    贺季旸闭了闭眼,强笑着推开他。他自有他的天地,自己,却只有一角宫墙了。

    “去吧,周怀。”

    周羡安点点头,眼眶早已红得滴血,犹豫地后退几步,翻身上马。

    “后会有期!”他挥手,背影再一次飞远。

    贺季旸的视线紧紧盯着人马,不见面相,却见神采飞扬,泪水也终于从他坚忍的眼角坠下,他对着行军喃喃道:

    “后会有期,我们。”

    我们,还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