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越前龙雅(粗口 老色批H)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越前龙雅(粗口 老色批H)

越前龙雅(粗口 老色批H)

    幸村精市没想到在梦里能见到越前龙雅,天知道他今天连见都没见到过他,不,应该说他已经半年没有见过这个人了,只是今天从柳的口中了解到越前前辈正在法国挑战法国代表队的教练,谁知道这就梦到了。

    他正被越前龙雅掐着下巴,抵在宿舍走廊的墙上,周围空无一人,无奈片刻,伸出舌头尖,舔了舔掐着自己的手,看见越前龙雅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瞅着自己。

    “想要?”越前龙雅吊儿郎当的松开手,靠在另一侧的楼梯扶手上,玩味的笑。

    “不然呢?”幸村精市抬起下巴,不敢下风反问道。

    “呵....”越前龙雅拉开自己的外套,脱掉随手扔在了楼梯上,来到幸村身前的时候身上的短袖也已经完全脱了下来,赤裸的上半身贴在幸村精市的身上,又将他压回了墙上。

    幸村精市瞳孔紧缩,他意识到,越前龙雅所说的想要,是就在这里,这个随时会有人走过去的走廊里,虽然在梦里,但是也够羞耻的。

    双手推拒的动作还没开始,越前龙雅就准确的用手隔着薄薄的运动裤摸到了幸村硬起来的性器。

    “sao成这样还想拒绝我?”越前龙雅舔舔下唇,恶劣的冲着幸村笑着:“怎么,想玩欲拒还迎那一套?”

    “前辈,换个地方,不能在这里。”幸村摇头,顿了顿还是把请求说了出来。

    越前龙雅才不会管,听到了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直接褪去了幸村的裤子,一把抓住硬挺的性器,直接撸动起来,力道不轻,湿热的嘴唇含住幸村的耳唇,时不时往里吹气,让幸村的性器越发硬挺。

    “反应挺大啊,sao玩意儿,伺候过几个,都被cao松了吧?”越前龙雅的粗话对于幸村来说极度不适应,之前的那些人都是和自己生活极其相似的同学,就算是和越前龙雅相同年纪的亚玖斗前辈,也是个学霸一样的好学生。越前龙雅不同,他在国外上大学,每学期的出勤率几乎都是不及格,从小就每个国家瞎跑,就连龙马的mama都管不了他,有钱就住酒店,没钱就睡公园长椅,学到的东西很多,有好的当然也会有坏的,学南次郎学的简直十乘十。

    越前龙雅将幸村翻了个身继续压在墙上,单手探进幸村的后xue,粗鲁的做着扩张,虽然动作粗鲁,但幸村并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相反,因为粗暴,人的受虐性展现,快感比温柔的对待还要浓烈。

    “啊....啊啊.....”手指精准的找到了一点凸起,轻巧的围绕着那个小点打着转,爽的幸村将头抵在冰凉的墙上,再没有心思要龙雅换一个地方做。

    “怎么,刚刚不是还要换地方吗,现在爽了?这就爽了?”幸村真的想把越前龙雅的嘴缝上。好好一个人非长了一张嘴。

    感觉玩够了,越前龙雅拽着抽出自己牛仔裤的皮带栓在幸村的脖子上,拉着皮带来到楼梯边,自己大大咧咧坐在楼梯上,指了指自己两腿中间空出来的楼梯。

    “来,跪下,给我舔。”

    幸村精市听话跪在楼梯上,张嘴咬着龙雅的牛仔裤拉链,一拉到底,伸手解开牛仔裤扣子,从内裤里掏出黑紫的性器,借着走廊里昏暗的光线打量起来。

    越前龙雅的性器不像其他人是粉嫩的,像是使用过度了一样,黑紫黑紫的,一根性器昭示着主人有多少桃色情事。

    “嗯....”等的不耐烦的龙雅将幸村精市的头往自己胯下压,也不管贴着自己鸡吧的幸村会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

    “赶紧给我吃,不然我现在就草你。”越前龙雅拽着幸村精市脖子上的腰带,强迫他和自己的性器分离出一点缝隙,看着幸村一点点含住自己的性器后才松手,心情愉悦的向后靠了靠,后腰抵在台阶上,享受着幸村的伺候。

    “别说,sao货活挺好啊。”越前龙雅吹了个口哨,狠狠将幸村的头压下去,等到guitou被完整塞进幸村的喉咙里,因为不能呼吸而挣扎的时候才松开,看着幸村红着脸,大口呼吸的样子格外兴奋。

    幸村从没有被这样对待过,整个guitou都塞进去堵住自己的气管时,他甚至都以为自己可能就会因为这个动作而窒息死亡,濒死的感觉让快感加剧,性器吐出一股股透明的粘液,滴落在地方,拉成了丝。

    “啧啧”越前龙雅看着幸村精市越发扭动的腰身,用还穿着运动鞋的脚摩擦幸村精市的性器,一下下疼的幸村精市瑟缩一下,却又被拽着皮带拉着更近一些。

    “不要,疼....”

    越前龙雅想了下,顺着幸村的意思停了下来,把人拽起抱到怀里,让幸村精市撸给自己看。幸村听话的就着汇聚的越来越多的粘液撸动自己的性器,就在马上要射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拽开幸村的手,狠狠的掐住了即将喷发的火山。

    “前辈...让我射...”幸村精市急的一直在颤抖,箭在弦上突然被制止的感觉,简直会把人逼疯。

    “sao逼,我都没射,你就想射了?”越前龙雅也没有用任何润滑,两只手指探到幸村后xue,一插到底,被草熟了的后xue没有刚开始那么紧致,但两根手指的进入也不会那么轻松就是了。

    随意抽插了十几下,忍耐不了的越前龙雅保持着掐着幸村性器的动作把人抱起,一点点挤进没有怎么扩张的后xue中。

    “啊!!!!”撕裂般的疼痛伴随着性器射精的快感席卷全身,幸村精市射精后,一股淡黄色的液体紧接着喷射了出来,洒落在楼梯下,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哟,我们的神之子大人喜欢疼?疼到射尿了?”越前龙雅在幸村耳边笑着说,不管幸村有没有缓过来,接着抽动起来。

    黑紫的性器带着幸村后xue因为有些撕裂渗出的血丝,一下连根没入,疼痛却又爽到天际的感觉让幸村忘了其他,此时的他已经管不了这个楼梯间会不会有人来,会不会被看见了。

    “啊....前辈用力草我....”幸村精市逐渐在猛烈的攻势里找到了欢愉,比起刚刚的疼痛,现在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 妈的sao逼,sao成这样给谁看,现在不怕有人经过了?”越前龙雅的动作并不耽误他说话。

    幸村精市这是第一次感受成年人的性爱,和那些同龄人不一样的感觉,更加剧烈,也更粗暴,随着越前龙雅的动作起起伏伏,让他完全忽略了正在草自己的人说了什么。

    “嗯?怎么,要不要去网球场,让正在训练的大家看看,他们的队长,高中网球界第一人现在多sao。”越前龙雅将幸村按在楼梯扶手上,从后压了进去:“嗯?你现在像只交配的母狗一样,只会瞧着屁股等着人干,你说全训练营一人cao你一次,你会不会shuangsi?”

    幸村精市被他说的倍感羞耻,后xue越夹越紧,让越前龙雅感到了滞涩感,不好进入,感觉到他在反抗的越前龙雅追过幸村脖子上的皮带,将人脖子向后拉,让幸村的腰身不自觉弯出一个弧线。

    “怎么不叫?你要是不叫,我再叫一个人来,你给他吃鸡吧好不好?”越前龙雅贴近幸村的耳边轻轻调笑。

    “不...你不能....啊...啊.......太深了...”原本因为在走廊有些羞耻,咬着牙一直没怎么叫的幸村听见越前龙雅的话不得不喊出声。

    啪,狠狠一巴掌拍在幸村屁股上,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cao你妈的,sao一点叫,快点。”

    “啊啊啊.....前辈你草我草的好爽.....啊啊...”幸村精市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满足身上人的癖好。

    越前龙雅还是不满意,用指甲掐着幸村的rutou,威胁道:“说老公cao的我好爽,sao逼都要被干烂了,sao货的sao逼就是给大家cao的,谁都能来caosao逼。快说,不然就把你的视频发给大家看看,你到底多sao。”

    “老...老公cao的....好爽,sao逼,都要被干烂了,sao货的sao逼就是给.....大家cao的,谁都能来cao.....sao逼.....”幸村精市羞耻心爆棚,但是快感越来越强,越来越满足。

    “呵呵,真乖,想要jingye吗?”

    “想....老公射给我...我要老公的jingye....”幸村精市爽到迷糊。

    “行,给你就给你,接好了,别漏出来了。”越前龙雅在射精前,拉下幸村精市,任由站不稳的他随意歪倒在楼梯上,掐着他的嘴将满是肠液的性器塞进了幸村嘴里。

    一股股白色的jingye灌进幸村嘴里,呛得他直咳嗽。

    “吃下去,一点也别剩下,不然我就在球场上cao你。”越前龙雅用性器把幸村精市咳嗽出来的jingye又重新塞进了他嘴里,看着他泛着恶心,一点点吞干净自己的jingye,才满意的将性器在幸村的胸前擦拭干净。

    看着幸村还硬的要命的性器,脱下一只鞋子,用脚直接踩了上去。

    “唔.....”幸村被踩得一激灵。

    越前龙雅像是觉得自己也满足了,这样玩属实没有什么兴趣便作罢,穿上裤子拿着衣服不在管幸村精市,穿上鞋子就走了。

    歪斜着靠在楼梯上的幸村精市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被玩成抹布,全身赤裸,脖子上帮着越前龙雅忘了摘下的腰带,自己的性器还硬着,嘴角挂着没有吞咽下去的jingye,双眼涣散,久久没有动弹。

    就这样让我醒了不行吗?我实在太累了。

    幸村精市想着想着,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听起来好几个人的样子,原本涣散的精神回笼,转化成了恐惧和不知所措,他害怕被大家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哪怕是在梦里也一样。

    “唔....”

    幸村精市在温软的被窝里伸了个懒腰,没去管身下湿哒哒的床单和裤子,又缩了回去进入贤者时间。

    昨晚的梦实在太过香艳,不但让幸村体会到成年人的性爱,还尝试了一把轻微的sm。

    不过在幸村这里,越前龙雅的仇,他算是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