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聚小说网 - 经典小说 - 烟花流年尸块(高干)在线阅读 - 32 小康之家

32 小康之家

    

32 小康之家



    言雨楼安排人拿到回国的机票,抢座位这种事还是原予在行,她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一下,三张商务舱座位就到手。

    “这个飞机从勒合洲来的,没有头等舱了,将就一下吧两位。”

    原予学着空姐的姿势将机票递给两个男人,王书羡接过机票时没忍住笑了下,

    “真会开玩笑啊你。”

    “啊?”她不理解。

    “走吧。”

    这家航空公司客舱座位安排得及其不合理,商务舱位全部一正一反对着,无论座位选在哪里都会和邻座乘客面对面,原予果断钻进三个座位的中间。

    下飞机已经快到国内下班时间,言雨楼还是赶去汇报工作,原予钻进原景的车子,从后面抓着他的脖子,

    “今天太阳从哪边升起来的,你们俩凑到一块了?”

    副驾驶上的原上青哼哼一声,他们一家三口同时出现的概率在0.01%。

    “坐好,带你去吃饭,顺便我有大事要宣布。”

    “什么大事啊?”

    “到饭店再说,我怕你们太激动受不住。”

    “呦,这么大事啊,那我可不敢听了。”

    原景提前定好饭店,他们到时菜品正好全都上来,原予在门口看了好久,没看出什么门道。

    “我还以为一进门一个超级大美女自我介绍说,‘你好小予,我是你未来嫂子’。”

    “对了!”

    原景在她脸前打个响指,又换成大拇指。

    “啊!真的!在哪呢?”

    “什么在哪,没来,我就是和你们说,我确实有女朋友了,也谈好就要结婚了。”

    “什么时候的事啊这么突然,你藏的挺好的啊。”

    都是原予在问,原上青是已经喝起酒来了,也噙着眯眯眼的笑。

    “怎么认识的啊你们?”

    “我们啊,就是通过,我在御水那买了套房子,是错位式的,两户公用三层,她闺蜜家在隔壁,已经结婚的一家三口,我们进进出出时总见,她也经常过来找她玩,后来有一天突然拿着一份蛋糕过来找我,说是和闺蜜在家做的,想让我也尝尝,然后一来二去的,就也熟悉了,聊起来了。”

    原景第一次看着扭扭捏捏的,说着女朋友时整个人都飘着的发红。

    “那她是干嘛的啊,你和她说咱们家的情况了吗?”

    “说了,她家是开连锁餐厅的,她也不用上班,每天吃吃喝喝。”

    “不会就是这家吧!”原予转着一个盘子找有没有什么标志。

    “不是这家,是寻味堂,你喜欢吃包子的那家。”

    “我的天!”原予用力拍着她哥的肩膀,“小塑料袋你出息了啊,闷声干大事,我敬你一杯!”

    原予也倒上一杯白酒,拉着老哥老爹直接干杯,原景不常喝酒,被辣得好久都没说出话,他的一只手在空中摆来摆去,原予以为他要说什么,耳朵凑得很近。

    “我开车来的!我怎么开回去!”他喊得差点把她震聋。

    “这点小事算什么满大街都是代驾,别墨迹再喝一杯,杯子放下!”

    原上青笑眯眯地看着儿女打闹。

    原景这颗小趴菜被两杯白酒放倒到不省人事,原予给他开了一间酒店房间扔进去睡觉,换了身衣服出来和原上青压马路。

    她小时候最喜欢晚饭后和爸爸出来一起散步,那时候她的手小小的,只能握住他的一根手指。

    小时候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现在父女俩之间已经没什么话说。

    “哈——”

    原予迎着风打了个哈欠,眯起了眼睛,差点被脚下绊倒,抓着原上青的胳膊稳住身体。

    “最近有啥安排?”他难得关心她一次。

    “远的安排没有,近的就是他说这次出差后有个假期,约了不少朋友一起去千家岭那边玩。”

    “真不错啊,我这次看新闻了,还挺危险的。”

    原予沉默。

    “不说这事了,你在西建路那边有房子吗?”

    “有啊。”

    “空着的?”

    “有一间还是两间空着的。”

    “钥匙给我,我去住一段时间。”

    “钥匙哪在我身上带着,你跟我回家去取。”

    原予打车回琮玉坊,从保险箱里找到小复式楼的钥匙,原上青在她那拿了瓶矿泉水就离开。

    她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言雨楼的消息七点多就发来。

    “明天在家休息一天,后天上午十点我去接你,老郝安排的私人飞机”

    她回复,“玩几天啊,我带多少行李?”

    对面秒回,“带你喜欢的穿着漂亮的就行,多少无所谓,不够在那边直接买”

    “言老板大气”

    8月10日上午十点,言雨楼的车子准时停在门口,而院子里只有几个巨大的行李箱,不见原予人。

    他下车,朝敞开的房门走去。

    “马上马上,我的包找不到……”

    她站在玄关,穿上一只鞋子,趴在柜子上朝里摸索着卡包,低头在手机上来回地划,还能不知急忙地回头看他,今天他终于换下那身死板的西装,看着人都年轻了不少。

    “嘻嘻。”还能没心没肺地笑出来。

    言雨楼蹲下,给她穿上另一只鞋子,比她还熟悉地翻出放在抽屉里的卡包,推着她出门。

    “你锁门,剩的走一半走问我锁没锁门。”

    原予把钥匙丢给他,拉开副驾驶上车,车里换了一种香薰,她没在意。

    言雨楼的动作很快,等她放好包包,车子已经开出院子,后排开始有些声响,原予回头,正看见吴瑞竹从座位下面钻出来。

    她愣了两秒后突然开始尖叫。

    “啊啊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两人的手激动地握在一起,来回摇晃。

    吴瑞竹在她手腕上抓了一把,拉着她不放手,

    “还说呢,我在后面趴了快五分钟,就等着你感觉到我找我,这可好,你们俩一唱一和的,当我不存在啊!”

    吴瑞竹恨不得直接拉着原予到后排,奈何安全带束缚了她的行动,车子停在红灯前,言雨楼伸手将她拉回来,摆正在位置上。

    “好好坐着,到机场再腻歪。”

    “哼。”吴瑞竹在他耳边晃了一下。

    “你怎么想起来给我买花?”

    “老板今天给了奖金,一半买烟,一半买花,但是京阳的花太贵了,那些钱只能买三支。”

    “三支很好了。”

    任笙抱着花舍不得放手。

    后来她把这个场景也剪到了做饭的视频中,当然对话消音,还添加了字幕,

    “每日赏花,花不宜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