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聚小说网 - 经典小说 - 暗潮(骨科1v2 高H)在线阅读 - 89.一边cao一边叫宝宝h

89.一边cao一边叫宝宝h

    

89.一边cao一边叫宝宝h



    江父动用人脉,提前拿到宁城新区竞标结果,在A市顶尖的酒店订了个包间,由江宴出面主持。

    身为主角的江宴致辞后,饭局正式开始。

    不断有人上前敬酒,江宴微笑着一一应和。

    酒过三巡,局上氛围渐渐活跃起来,宾客们也不再围着江宴打转,互相交谈着。

    又下雨了。

    江宴看着被细雨打湿的窗户出神。

    十字路口。

    争吵的少男少女。

    被强吻的少女猛地推开少年,甩了他一巴掌,而后不知道两人又争吵了什么,这一次,换成了少女主动。

    她踮起脚尖,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吻上少年因生气而抿直的唇。

    一辆货车停在车旁遮挡视线,等货车离开后,他只看到两人离去的被子里。

    仿佛一颗子弹正中眉心,心脏被一只无情的大手撕扯,全身血液逆流。

    江宴眼前发黑,缓了许久,才感觉到氧气重新涌入胸膛。

    一直到现在,他还能感觉到那种脖子被扼住带来的窒息感。

    夏沛安借着敬酒的由头走到江宴身后,拍了拍江宴的肩:“怎么了?看你今天一直不在状态。”

    江宴回过神,跟她浅碰了一下酒杯,嗓音淡淡:“没事。”

    夏沛安见他不愿意说,没有追问,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

    江宴起身离开包厢,站在走廊窗前,手机屏幕黑了又亮。

    现在是晚上七点四十七分。

    江宴拨通江念的号码,电话提示音响了五声才被接听,手机另一头传来江念的声音:“唔……怎……怎么了哥哥?”

    声音断断续续,又软又细,夹杂着克制的低喘——是她被cao得受不了时才会发出那种黏糊的语调。

    江宴垂在身侧的手收紧,语气并无异常:“下雨了,我可能会晚点回去,你要是害怕就去找江裁。”

    “嗯,好,我……我知道了。”

    街口昏黄的路灯,雨滴砸在地面溅起一片水花,江晏长睫低垂,遮住眼底的情绪,声音平和:“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声音那么虚弱。”

    “没有,”江念否认,沉默了几秒才接着说,“可能是因为我刚睡醒,所以才会听起来声音虚弱吧。”

    现在还不到八点。

    “怎么今天这么早睡?”

    “出去玩累了……”

    骗子。

    “宝宝。”江宴叫她。

    “嗯,哥哥。”江念应了一声,等着他的后话。

    过了许久,她都要以为电话被挂断了,才又听到哥哥的声音:“晚安,宝宝。”

    江念结束通话将息屏的手机丢至一旁。

    江裁俯身吻了下的她的唇,戏谑道:“刚刚突然咬我这么紧,是喜欢被叫宝宝?”

    江念不说话,白了他一眼。

    江裁也不恼,握住她的脚腕举起,jiba插在不断往外冒水的xiaoxue来回捣弄,每cao一下都要在她耳边呢喃一声“宝宝”。

    江念手指绞着身下的床单,急促地呼吸,红唇被咬出齿痕,喉间压抑着低喘。

    江裁抚平她的唇,roubang用力捅到最深处,guitou不停戳xue壁凸起的软rou刺激她的敏感点:“叫出来,宝宝,可以叫的,叫出来。”

    紧窄的xiaoxue被粗硬roubang完全填满,随着他的每一次cao入都能看到她平坦的小腹被顶出一条轮廓,江裁越cao越狠,将她刚刚腾起的一点愧疚cao散。

    “唔啊……哥哥……哈啊……好爽……啊……被哥哥cao好舒服……”

    江裁身体僵了一瞬,眼神幽怨地看着他身下被cao得浑身不停发颤的江念,发了狠地cao弄。

    因为之前的事,zuoai时听她喊哥哥他总有一种她在透过他喊江宴的错觉,他都快对那两个字应激了!

    江念每次都会乱叫,他又不能解释为什么,只能一遍遍诱哄着:“叫老公,宝宝,叫我老公。”

    这才是独属于他的称呼。

    “啊嗯……老公……老公……”

    “喜不喜欢老公?”

    “嗯……喜欢……喜欢老公cao……嗯啊……好深……”

    “以后还敢提分手吗?”

    “不……唔……不……”江念抓着他肌rou鼓起的手臂,“老公……哈啊……老公……重一点……唔嗯……要……要被老公cao高潮了……”

    江裁被快感逼得双目赤红,将她的双腿折叠在她胸前,挺动着劲腰大开大合地cao干,cao得她yin水四溅,硕大的囊袋拍在少女白嫩的小屁股啪啪作响。

    江念睫毛颤颤,被cao得小腹酸软,大股热液被埋在她xue里不停抽插的roubang勾出体外,两人交合处沾满yin水被拍打成的浮沫。

    xuerou紧紧夹缠着体内粗大的roubang,快感顺着尾椎骨攀爬,轰得一下在脑海中炸开,江念身体如过电一般,飘飘然仿佛置身云端。

    xue里的roubang没停,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刚刚高潮的xue道被这样接连不断地刺激,痉挛着绞紧roubang。

    “宝宝……宝宝……”江裁痴迷地看着在他身下爽到哭泣的江念,克制不住低喘:“宝宝咬得老公很紧,老公很爽,嗯……都射给你,射给老公的宝宝。”

    江念哭着摇头,似是不能承受再多,可xiaoxue却夹紧了roubang,更为卖力地吮吸。

    guitou抵在深处柔软的宫胞口捣弄,江裁咬着牙,每一下都cao得又深又重,察觉到宫胞口被顶开一道小口,狠狠一撞,将整个guitou送进去。

    “啊——”

    江念失声尖叫,身体挺起又被重重压下,江裁像是不知疲倦的打桩机器,cao干着不停发颤的xue洞,又高速抽插了几百下,roubang整根埋在里面,抖动着射出guntang的jing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