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7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8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ite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1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sort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1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rticlename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2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4

Notice: Undefined index: authorid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5

Notice: Undefined index: in D:\wwwroot\www.aiiju.com\web\html.php on line 27
最初的调教:跪爬 强制koujiao射精 后xue喷精_()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爱聚小说网
爱聚小说网 - - 在线阅读 - 最初的调教:跪爬 强制koujiao射精 后xue喷精

最初的调教:跪爬 强制koujiao射精 后xue喷精

    

最初的调教:跪爬 强制koujiao射精 后xue喷精



    “柏老师”,听见这三个字,林叶挣扎着睁开眼。眼前果真是那个人,熟悉的冷傲的面容,金丝眼镜后的鲜红双眼里满是对她的厌恶。

    觉察到两人间的紧张气氛,贺川从后面咬着她的耳朵,

    “小叶子哪里惹到寒远了吗,他要把你交给B32的那条yin蛇变态,那个老怪物最爱砍美人手脚,做成人彘亵玩”

    林叶浑身赤裸地被贺川抱在怀里,身上新的红痕压着城主留下的旧的红痕,两人的下体甚至还是相连的。

    看着他们耳鬓厮磨说着悄悄话的样子,柏寒远心头升起一股无名烦躁,虽然还是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但压低的眉毛显露出了他此时的糟糕心情。

    “那个B32的老yin蛇?被送过去的话,一定会失去手脚,到时可就真成了俎上鱼rou了”,这个消息惊得林叶冷汗直冒,头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对策。

    贺川抬头看着柏老师,探究的眼神落在他脸上,又在视线相接时对他安抚一笑,低头继续跟林叶说着,

    “我啊,虽然最爱看美人落难的戏码,但小叶子这么合我胃口的玩具,被人直接玩坏掉,还真有点可惜呢”

    “所以—”,他向林叶的耳朵暧昧地吹了一口气,让她一时间又想起来是怎样被舌头侵犯耳道的。

    林叶的脸红了起来,贺川也笑着说出了后半句话,

    “去让你亲爱的柏老师射出来,我可以考虑帮你求情哦”

    “可以”“考虑”吗?凭着林叶对他的了解,这说不准又是他的一个恶作剧,可是现在别无他法。

    贺川说罢就松开了抱着林叶的手,她试着伸腿踩在地上,却膝盖一软差点跌倒,幸好被贺川扶住了腰。

    他趁机用手指在腰间的敏感肌肤上划着圈圈,“别急啊小婊子,小心点”

    林叶抖着腿往外走,突然浑身过电一样激灵了一下,后知后觉到后xue里还插着根jiba,刚guitou又碾过了敏感点,差点给她送上了小高潮。

    贺川肯定是不会帮她的,林叶咬着牙,自己撅起屁股,一点点把那根roubang从她被插到麻木的后xue里退出来。

    随着“啵”一声,那根折磨了她不知道多少小时的巨物终于离开了xue口,没了阻拦,满肠子的浓精涌了出来。白浆从合不拢的洞口喷出,顺着大腿滴滴答答往下淌。

    贺川捧着林叶的脸,照着脸颊亲了一口,说着荤话

    “吃的时候要仔细尝一尝,比一比…我们这三根,你最爱吃哪一根~”

    柏寒远还站在门口,静静看着这yin靡的画面,红色的眼睛锁定在她身上。

    林叶吞了吞口水,想迈腿走过去,又思忖了片刻,直接跪下了。她明白,想少吃点不必要的苦头,就要做出下贱的样子讨他们欢心。

    她向柏寒远爬去,虽说肢体僵硬,姿势也称不上好看,但是曾经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人类攻略者,如今只能四肢并用,像只母狗一样在地上爬。雪白的女体上遍布凌虐的红痕,摇动的肥屁股还印着鞋印,后xue大开,一路淌着jingye。一对奶子垂着,被掐捏得红肿的rutou高翘。

    贺川在后面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小叶子,真是好姿势啊”

    等爬到了柏寒远跟前,林叶低着头盯着眼前人的皮鞋犯了难。

    “该用哪里让他射…”,她深吸了口气,艰难开口,“您想使用我的哪里”,她还是不太能接受口中说出这样下流的话,脸上又飞上了红云。

    这幅羞怯的样子落在别人眼里,怕是要把她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但可惜的是这里的两只怪物都不是怜香惜玉的类型。贺川抱着膀看好戏,柏寒远冷哼一声,

    “前后两个烂xue都快让人干成破袋子了,合都合不上,还想让我cao?”

    他的眼神施舍般落在林叶身上,眉毛皱起来,轻飘飘落下一句话,

    “脏东西”

    地上的林叶还是低头跪着,拳头却悄悄攥紧。贺川在背后一直注意着她的动态,看到这个微小的动作,他身体前倾,等着好戏的上演。

    出乎意料的是,林叶缓缓抬起头,眼里尽是臣服,羊羔一样温顺

    “嘴…嘴可以吗。我的嘴没含过roubang,是干净的”

    贺川看到她虽然表情卑微,但拳头却依旧是紧攥的后,露出了个有几分真情实感的笑,“有点意思”。

    柏寒远眉头锁得更紧,这个回答也出乎他的意料

    “少来找我发sao!”,他后退一步,转身就要走。

    林叶扑上去拽住了他的裤脚,柏老师身子一僵,一个晃神的空隙就被林叶攀上了大腿。

    林叶这次害怕柏寒远又要转身离去,急忙去叼他的拉链,解开后立马用嘴扯下内裤。

    这次她因为急切,并不像上一次一样注意距离,白嫩的脸紧贴着裤子,鼻尖和柔软的唇瓣屡屡蹭过下体,柏寒远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胯下慢慢撑起了帐篷。

    直到再次被热烫的rou棍狠狠抽在脸上时,她才松了口气。

    “应该…不会扭头就走了吧”,隔着脸上的roubang,林叶打量着他的神情。看他还是冷冷睨着她,冷淡的神情和热烫的下体完全不符。

    林叶张嘴,尝试着把guitou含在嘴里。他的roubang没贺川那么粗,刚好把嘴塞得满当。她继续试探着动着舌头,懵懵懂懂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柏寒远俯视着胯下的女人,看她的脸颊鼓鼓囊囊的,像只仓鼠,两颊一动一动,生涩地含着他的jiba,舌头也笨拙地乱动,正巧滑过顶端的马眼。

    敏感的地方被她舔过,让柏寒远呼吸一滞,实话说,她的koujiao技巧太烂,舌头只会乱舔,偶尔还收不住牙齿。不过技巧是次要,重点是koujiao的人。

    他呼出一口浊气,将林叶的头猛地按向胯下,roubang一捅到底,将喉咙顶到凸起。

    “唔!”,林叶没意识到柏寒远的东西是三个人里最长的,一顶就顶到了她目前koujiao的极限,而且还有一段roubang留在口腔外。

    “贱婊子”,他骂着,呼吸也失了节奏。

    手里力道不减,抓着林叶的头发,一下一下往那根roubang上撞。

    “上赶着吃jiba的贱逼!”

    他更加大力地抽动,林叶嘴巴一直张到最大,发着酸,泛滥的口水沿着嘴角流下,让jiba进出的时候发出caoxue一样的“咕呲咕呲”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两眼已经不受控制地上翻,随着撞击,屁眼也一股一股往外喷射jingye。柏老师才终于腰部发力,把jingye射了她满嘴。

    他一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因为汗湿而有些凌乱,平复着气息,冷酷道,

    “全咽下去,敢漏出去一滴,我就把你的狗脸扇烂掉”

    …

    在地牢的通道,贺川心情大好地哼着歌,柏寒远还是那张死人脸,但明显放松了不少,他松了松领带,转头问贺川

    “怎么让那个人那么听话的?”

    贺川停下了歌,桃花眼弯了起来,“这个啊…透露了一下关于B32的那条恶心的蛇的事情”

    “那个?不是因为丹的极力反对,已经推迟了吗…”,说到这里,柏寒远心领神会,总是抿成直线的唇也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劣”

    “哎呀,刚才难道不舒服吗?我也想要小叶子那样卖力的伺候呢”

    “…”

    “寒远刚才要是真的不想的话,哪里那么多废话,早就转身走了才对”

    “…”,空气又安静了片刻。

    “少来试探我”,抛下这句话,柏寒远加快了脚步,把贺川甩在身后。

    “哪里有啊…”,贺川还是一脸无所谓的笑,两三步追了上去,继续跟他勾肩搭背。